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莫凡生贺】无须言表

我凡生日了!!!对不起还是晚了那么两个小时……TTUTT
莫方室友组友情向~莫凡,要相信室友爱啊,看我们真诚的眼神~☆▽☆
亲爱的莫凡,祝你生日快乐~



       没有人知道莫凡有多烦他那个猥琐流室友。

       哦,反正他看起来谁都不喜欢。

       外头人都不知道莫凡和兴欣前队长堪称骗婚的爱恨情仇,自己人只知道莫凡只有对苏沐橙还能摆摆好脸色。他似乎天生就自带结界,即使从独行侠到终于融入为兴欣的一份子,他依旧沉默得让自家队友都对他难以靠近。他的生冷勿近全联盟无人不晓,甚至有人统计过,日常三次元中,他说的话比联盟第一嘴残周泽楷还要少。

       不用说,除了他的中国好室友方锐,也没人会愿意在他身上干那么无聊的事了。

       “凡凡啊,我跟你说,你老这样对泡妹子可是大大滴不利。别看队长现在还对你开开后门开开小灶,我跟你说,女人心哪,啧啧,就是个海底针。要抓住机会!一击毙命!这个你就得跟哥好好学学!”

       “你有女朋友?”莫凡瞥了他一眼。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方锐装模作样地唱了起来,冲他咧了一口白牙,“能骗你说话就够了。”

       莫凡真是后悔死了自己的多嘴。

       就算已经和他一起住了半年,他还是搞不太清楚自己的室友究竟在打什么鬼名堂。在他一个人信步走来的人生经历里,死皮赖脸几乎是一个只存在于词典里的词语,而兴欣一下子出了两个,左一踹右一脚地踢歪了他的人生轨迹。

       一个是半骗半哄半威胁着把他搞到手后就放置play的兴欣前队长,叶修。

       一个是至今仍对逗他把内心弹幕实体化乐此不疲的兴欣现役副队,方锐。

       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打交道的对象,除了苏沐橙偶尔的示好与帮助,就连把他拐进队的叶修和掌管他工资大权的陈果都不知道要如何跟他交流。 只要他不愿意,没人能从他的嘴里套出半句话来,大多数情况,对方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只能悻悻走开。

       这回,却来了一个撞了南墙都不死心,非要对着墙把它说穿的主,混不在意这堵墙在这二十几年的积累下到底有了几层厚度。

       现在看起来,这个长期的声波攻击还蛮成功的。

       莫凡想着,自己都有些自暴自弃。

       “今天的擂台赛很漂亮。”

       莫凡没有理他。

       “爆发变持久了嘛,对面完全被你打懵了,看起来是有针对你之前的打法做过特训了。嘿,小样,咱大兴欣的莫凡可是公认的大神杀手,三下两下就被看破了我们还混不混了?你说是不是?”

       莫凡还是没有说话,脚下比先前更快了。

       烟花式打法,外面是那样称呼的。

       大神级别的爆发,一闪而逝的华丽,却难以持久。

       而帮他延长爆发专注时间的,就是旁边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

       习惯了一个人分析、一个人训练、一个人改变,兴欣训练室,他的座位附近永远只有他一个人。苏沐橙倒是会来陪他坐一会儿,但当了队长之后的她肩负了更多责任,磕着瓜子看电视剧的场景,从夏休期开始他就不再看到了。

       反倒是那个人,在他世邀赛结束后回来后第二周的某天下午,突然从他边上窜出了个脑袋来,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哟,稳定性不错嘛,这都没掉下去。来来来,一个人有啥意思,让副队长陪你来两局。”

       电脑上,狠狠一抖后勉强在木桩上稳住最后跑完全程的毁人不倦,在训练结束前,冲右边放了个毫无意义的火焰斩。

       “技能浪费,这种习惯可不好啊。”

       听着背后故意拖长的声调,他连头都懒得回:“已经结束了。”

       “这样就结束了?”方锐笑笑,“要不要和我试试怎么样来结束?”

       “来就来!”

       结束?根本结束不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他就在不停被揪出来打爆发,逃跑然后再被揪出来被迫正面打爆发的一对一特训中水深火热地熬了过去。开始只有方锐,后来每天都开始换人。最普通的擂台,就连逃跑都无处躲避。

        “我和老叶那个黑心老油条可不一样,我很实在的。”

       方锐冲他眨眨眼,笑得又夸张又真诚。

        “所以莫凡同学,我们什么才能结束啊?”

       莫凡一言不发,右手移着鼠标,在对战对话框里,恶狠狠地点了“确认”。

       一直点到今天,把豪门战队的擂台赛都打了个措手不及。

       莫凡抿紧了嘴。他低下头一个人闷声往前走,自己都没发觉什么时候已经和原本并肩同行的人拉开了一截。

       “哎,你等等。”

       其实也不是真的有多烦他。

       “你真要把我抛下啊。”

       只是……

       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猛地自后颈压下,莫凡一个没站稳往前踉跄了两下,一只手抵在他的胸口,回过头瞪着眼就要开口,却被那人笑着抢先堵了回来。

       “我说,你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吗?”

       准备推开方锐的手臂一时僵在了原处。

       不是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胜利后没有直奔熟悉的夜宵店,虽然每次他去也只是一个人坐在角落发呆;比如刻意把他留在后头先回了住处,虽然平时一道走的时候,他也只是默默走在了人群的最后;再比如,那个刻意留到最后,站在场馆外涎皮赖脸着要和他一起走,还不停拖他脚步的方副队长。

       虽然以前,他也不是没有那么做过。

       “想知道吧……”

       莫凡下意识抬起了头。

       “你自己猜啊。”

       他扭过头近乎小跑着把某个笑得合不拢嘴的家伙甩到了身后。


       好像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场景。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久远到印象里的人像都只是模糊的轮廓色彩。他蒙上了眼,被老师温暖的手牵着往前走,每一步都是看不见前路的忐忑,还有小小的,无法言说的雀跃期待。

       “凡凡,准备好了吗?”

       “我说,做好准备啊。”

       只是这一回,抢在他前头按上门把的,已换成了和他一样的重度网瘾青年。

       心跳在那一刹陡地加速。

       配合着开门的一瞬间,数个礼花筒齐齐爆开的声响。

       “生日快乐!”

       没有声音。

       头发肩头上全是碎纸花,连鼻子上都粘了一张要掉不掉的纸,看起来特别滑稽。而受害者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一双沉闷的眼从右一路环视到左。

       陈果站在门口摸了摸鼻子:“那个莫凡,我们就是想……给你个惊喜来着。”

       见莫凡没什么反应,靠里站的乔一帆迟疑了一下,说:“莫哥,你和副队先……进来吧。”

       坐在桌子旁、退役后依然住在上林苑的魏琛忍不住问道:“小鬼,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开门时迷了眼的彩纸雨,耳边洋溢着的祝福与笑声,视野清晰后桌上摆着的大大的蛋糕,还有边上一堆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想说的……

       他动了动嘴唇。

       “谢……”

       砰!

       又是一个礼花筒给拉开了,彩纸带和亮纸片被喷得到处都是,簌簌地落了莫凡满身,又缓缓飘到了地上。包子的声音透过漫天飘荡的彩纸大大咧咧亮了起来:“哎怎么都不说话啊?大家都不想吃蛋糕吗?”

       罗辑狠狠拉了他一把:“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小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生日那么好的日子怎么可以不说话?过一会儿吹蜡烛的时候还要唱生日快乐,等等啊我试试看我的腹语练得怎么样了。”

       “包子!”陈果忍不住开口了,“别闹了。”

       “哦,那不唱就不唱吧。”

       包子看了看一屋人复杂的神色,耸耸肩,低头刷手机去了。零零碎碎的纸片还在空气里浮着没有人再说话,只有苏沐橙发现莫凡微微蠕动的嘴,笑笑问:“我们的功臣兼寿星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不是这样的。

       时间仿佛倒退到了二十年前,一群小朋友围在桌子边上看着他,从兴高采烈到兴味索然。

       其实不是这样的。

       也想好好说谢谢,也想大声笑着扑到蛋糕前面,也想在所有人的歌唱声里许完愿望吹灭蜡烛。只是一瞬间的不知所措,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期待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了。

       从来没有人期待过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

       毕竟迟早都只能擦肩而过,一声招呼都只能沦为虚伪的客套,谁又会真的去在乎他这样一个拙于言表的人?

       可这一回不想要重蹈覆辙了。

       他自己知道的。

       太久没有被人重视,太久没有被人关心,太久没有站在他人面前告诉他们自己真实的想法,独自封闭了太久,以至于真的要说话的时候,每一个字都堵在喉咙口不知道要先挤出哪一个。

       所有人都在等他开口,唯独他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心里沉着的秤砣把喉部肌肉越拉越紧,发声越发的困难。

       不是这样的啊!

       拳头越攥越紧,手指开始发白,他也没觉得痛。

       然后一只手突然按上了他的肩膀,继而整个脖颈都被温暖环抱。

       “说不出话来的话,就直接拿行动表示嘛。”

       他转过头,他亲爱的室友笑嘻嘻地看着他,吊儿郎当的,就跟平时在嘴皮子上拿他开涮一样。

       就像几个月前那个星光闪烁的夜晚,陈果、罗辑、魏琛他们已经向场上的队友们欢呼着冲了过去,只有他迟疑片刻后不知道该如何迈动脚步,站在原地踟蹰,像个滑稽的木偶人。

       那时候也是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绕在了他的脖子上,一瞬的冰凉在体温互相传递后暖到发烫。满场雷鸣般的欢叫声中,他听见那人在自己耳边竭力高喊,带着无法掩饰的飞扬的笑意,震得耳朵一阵发麻。

       “高兴说不出口的话,直接上去不就好了!”

       紧接着他被勾着脖子给扯了上去,脚步还在趔趄,就被迎着他们跑来的乔一帆和安文逸拥了个满怀。

       他突然拉开方锐勾着他的胳膊,紧走着到了桌前,在其他人被他吓了一跳一跳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飞快地在蛋糕上抹了一把,紧接着转身小跑几步,把奶油全按在了方锐脸上。

       轰!

       全场瞬间暴动了!

       “这人是谁?!真的莫凡呢?他是不是被绑架了?!”

       “果果你冷静……”

       “卧槽我说你这小子闷葫芦了半天和着尽在憋坏呢?这个大招放的,老夫必须给他满分!”

       “这么快就开始了?你小子太不厚道了都不提前说一声!看我大招!”

       “靠!包子你他妈在往谁脸上糊!”

       “罗辑……”

       “啊啊啊一帆对不起!”

       “现在糊谁都没差吧。”

       “安哥为什么连你都糊我!”

       “我也来啦!”

       “等一下!今天寿星不是莫哥吗?!”

       坐在战场边缘的兴欣前后两任队长看着桌子那头闹成一团的几个小伙子,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气氛闹得太好,叶修忍不住顺手给自己点了根烟,吸了一口,眯着眼慢慢吐了出来。

       “他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苏沐橙看着正在努力闪避准备着满手奶油要糊回他一脸的方锐的莫凡,笑着站起了身:“是啊。”

       “去年这个时候我还真有担心过他会随时撂挑子走人。”烟捏在指间,他笑了一声,重新把它放在嘴边,“现在看起来,我已经可以完全放下了。”

       “你还是赶紧走吧,自从你不在,我们队的莫凡和我们融合得特别好。”

       “我说要不要那么快抛弃老人家啊!”

       “骗婚的人最没资格说话吧。”

       “我去年也是逼不得已啊!队里除了你他还愿意和谁讲话?”

       苏沐橙把蛋糕往自己眼皮子底下挪了挪。

       “你看他们现在,不是处得很好吗?”

       啪!

       “我靠你这是干吗?!”

       苏沐橙笑吟吟地回过头,叶修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手里是被奶油弄灭了的香烟,脸上是被奶油抹掉了的淡定。

       “说好的,餐桌上不能见烟。”


       那头,方锐终于成功把莫凡逼到了角落,搓着两手奶油,嘿嘿奸笑:“怎样,这回躲不了了吧?”

       莫凡皱着一张脸看着他手里已经被揉搓的不知道还算不算奶油的东西,听他继续得意洋洋地说着:“死到临头还要说点什么吗,寿~星~”

       有什么东西舒展了开来,以清晰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力度,从心底一路向外,渐渐上扬。

       其实从没有真的烦过他。

       而这一回,这声“谢谢”应该不会再湮没在孩子们争吵要哪块蛋糕的欢笑声里了吧。

       他张开了嘴。

       “可惜晚了——”

       啊?

       “同志们,一起上!”

       方锐突兀的侧身让他猝不及防,下一秒,他的视线被柔软的白色淹没,整张脸都溺了进去,耳边似乎响起了全世界所有的欢笑与祝福。

       “莫凡,祝你生日快乐!”


—终—


评论(24)
热度(113)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