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唐方/方锐生贺】不言中

给锐爷的生贺! @雀爆炸🐦 对不起尾巴我写完了,跪哭着求收下……【你等等】

先让我额外话吐槽一下南方见鬼的冬天,下了快两周的雨真特么是够了我要冻死了啊啊啊啊啊!!!!!

很喜欢他,从第一次看原著开始就很喜欢他,但一直没有好好写过为什么喜欢他,接着这次生贺赶了出来【虽然迟到了】,还是要说他在我心目中还要更帅气一万倍!

祝你生日快乐,亲爱的方锐大大~



  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两人见面的第一句话还是把唐昊给胸闷到了。

  “哟,唐队,我难得过个生日你连个礼物都没准备,也太不厚道了吧。”

  “闭嘴!你以为我不想它到吗?”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特地错开了双十一下单,结果还是撞上了快递点爆仓。物流信息自从到了N市和H市就石沉大海,本来想要是不能亲手交给他,快递直接寄送到也不错。至于现在……

  呵呵。

  享受了多年包邮区的额外优待,这回“优待”之后,唐昊心里头又多了一笔吐槽异乡怀念故地的账。

  方锐把半个身子的重量压上了他的肩,靠在他耳边耍无赖:“那我不管。俗话说得好,心诚则灵,老板娘双十一抢购的东西昨天就到了。唐队,你心不够诚啊……”

  唐昊瞪了一眼方锐贱兮兮的笑脸,胳膊肘一用力把人弄了下去,直接握住他的手往酒店侧门走去。

  “喂,这么明目张胆不怕被人看见?”

  “看见又怎样?”

  唐昊冷哼一声,走到电梯口的时候,还是松开了手。数字按着固有的节奏缓慢而有力地跳动着,等耳边清晰地响起了一声“叮”,他再一次握住了他的手,把他往里面拽去。方锐紧贴着他走了进去,这样的姿势和角度,正好能挡住从大厅游移来的视线。关门键被顺手按下,在电梯门缓缓紧闭的一瞬间,兴欣的队长被猛地压在门上,亲吻来得气势汹汹又缱绻缠绵,牙齿磕碰的声音宛若刀剑交锋,偏偏唇舌那般柔软,就算留下疼痛的痕迹也无法就此放开。分开的时候两人都喘得不行,本以为时间过了很长,现在电梯却还没有停下。

  “操!你小子不能轻点吗?”

  嘴唇上似乎划破了一点,方锐满不在乎地舔了一下,揪过唐昊的衣领子,在同样的位置咬了下去。唐昊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可疼痛只有一瞬间就消失不见,舌尖在印下痕迹的地方暧昧地舔舐,痒意带着热度勾起了心里的火,却在“叮”的背景音里,干脆爽利地分开。唐昊剜了他一眼:“你怎么回事?”

  “这样不是印象更深刻吗?”方锐笑笑,率先走了出去,“有没有觉得这样比直接咬破更心跳加速?”

  “毛病!”唐昊翻了白眼,抓住他的手腕往自己房间走去。

  先前订房时酒店少了一个标间,呼啸就干脆订了一间大床房单独给唐昊住。这一来反倒给了他们两人独处的机会和空间。一进屋两人就腻乎乎地倒在了床上,他们交换着呼吸和体温,直到方锐的手沿着腰线一路向下游移,唐昊才一把抓住,强制叫停:“手现在怎么样了?”

  方锐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一贯的嬉皮笑脸,看起来有些满不在乎的漫不经心:“好得很,我觉得我现在一个人能打对面十个周泽楷!”

  “你能少贫两句吗?”

  “那就八个吧。”

  方锐的过分配合直接把唐昊气笑了。这样的对话似曾相识,只是当年无辜躺枪的,还是那时在役的微草队长王杰希。时间过得太快,自从去年苏沐橙退役后,方锐正式挑起了兴欣队长的大梁。四期五期并没有相差太远,甚至有些五期队员退役得比苏沐橙还要早些。谁都知道方锐在这个位子坐不了太久,未来已经是年轻人的人,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压力就会变小。

  其实,应该说更大了才是。

  方锐的黄金右手驰名联盟,可鲜少有人知道,从去年开始,他的右手就有间歇性疼痛。所幸情况不太严重,只是就他的年纪和身份而言,这样的状况无疑给他带来了更多的麻烦。队长交替,赛季初还需要他带领队伍尽快进入新节奏;候选队长需要他来指导,慢慢适应核心转移的过渡期;就他自己而言,他可不认为现在就到了该服输的境况,而且——

  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慢慢等待休整了。

  唐昊是少数知道他手伤的人之一,虽然平日里一年见面次数少得可以用手指头掰出来可情侣间的相处,往往只要一个细节就能把自己暴露无遗。时不时有意无意按捏自己手腕的动作已把真相表明得清清楚楚,而除了让方锐记得定时上药做手操,他也没有更多立场来干涉他的行动。

  不过现在,他还是有权利来阻止一下的。

  唐昊抓着他的手,神色又认真又严肃:“晚上还有比赛,算了吧。”

  方锐眨巴着眼冲他装傻:“什么算了?”

  “……下次再做吧。”

  青年的言辞和目光都太过耿直,方锐原本还在忍耐,憋着,憋着,憋到最后实在没忍住爆笑了出来:“我说你原来还真是那么打算的啊?啊?”

  唐昊黑着脸没有回答,方锐笑得更厉害了:“昊昊你真是太可爱了!大白天的就想这些东西,这可不太好……”

  话语被强硬的攻势堵了回去,这次分开后,两人的脸都涨起了红色。昊昊抵着他的头,带着喘音的话语听起来格外的粗重:“你的话太多了。”

  “这不就显得你行动力MAX吗,唐队。”方锐弯着眼,就着姿势蹭了蹭他的鼻尖。

  晚上还有比赛,方锐待不了多久,本就是借着午休时间出来摸个鱼的,下午他还得早点回去带队伍。唐昊也没有打算挽留,他站起来去挖自己的包。方锐还是懒洋洋地躺着,哼着气说:“不是说就出来提前见一面吗,怎么想到把我拉上来了。”

  他自然不会相信唐昊真的是为了做那啥事把自己带进房间的,职业选手应有的分寸在每个队长身上只会更为凸显。送他的礼物死在了快递大潮里,只是想看看你这样矫情的理由想想他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放着脑海里的马撒丫子在草原上狂奔,等唐昊把东西掏出来,他瞥了一眼,思考突然就断了。

  唐昊没有发现本人的愕然,他半跪半坐着回到床上,一边打开药盒一边说道:“坐起来,把手给我。”

  方锐撑着手臂坐了起来,伸出了右手,还是笑得随意的样子:“这是要给我特殊服务?”

  “生日礼物。”唐昊拉过他的手,把药膏均匀地涂抹在手腕和桡处。他的动作稳定而有力,酸麻之后是微微发热的舒畅感。冰凉的药膏在揉搓后开始起了作用,整个关节都暖洋洋的,确实舒服了很多。方锐笑笑说:“这礼物有点太小气了吧。”

  “你爱要不要。”似乎是药膏的量不够抹开,他皱了皱眉头,又从药盒里舀了一大块,“没拎东西吧?”

  “放一万个心,哥在兴欣可是小弟如云。”

  “定时泡手吗?”

  “这不每天一边涮手一边和你语音play嘛。”

  “能不能正经点说话!”

  方锐闭上嘴,不多久,翘着嘴角开了口:“都好着呢。”

  唐昊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还不打算说?”

  “等差不多了就说。”方锐说,“我有分寸。”

  当下兴欣知道方锐手有伤的人不多,和他同屋的莫凡算一个,细心敏锐的唐柔算一个,日常经常带着的未来小队长算一个。陈果不是没有疑惑过训练室里时不时传来的风油精一样的味道,可闻久了,慢慢也就习惯了。为了保护双手,平日里大家都会给自己做手部保养,这样一来,有这股味道也不显得太过突兀。他不是没想说过,可在苏沐橙准备退役的事情确定下来,他就知道这事暂时说不了了。苏沐橙有犹豫过,可方锐的态度很坚决。她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妥协了。

  “兴欣就交给你了。”

  “大丈夫,带队伍,哥可是职业的!”

  他拍着胸脯说得响亮,眼睛很亮,一口白牙也很亮。他说话总是不在调上,每次到了调上那副笑嘻嘻的样子也很难让人去相信他的诚意。他也不在乎,于他方锐而言,只要最后做出结果,那就够了。常规赛目前的积分排名可以说明一切,核心稳定而平滑的转移也可以说明一切。只要撑到他可以完全离场,就算现在透支一点也没有关系,何况身边还有知情的人,会全力以赴去配合他。

  “队伍现在还得我撑着,再等半年,等我可以在团队赛划水了我就告诉他们。”

  室内中央空调发出低沉的鸣响,温暖的热气浮在上端,也终于慢慢挤开湿冷的空气沉了下来。唐昊没有多说,右手伺候得差不多了,他伸出了手掌:“另一只手。”

  方锐从善如流地把手放在了他的掌心上。干燥的手掌很热,许是刚刚涂过药膏的缘故,原本有些粗糙的指尖现在也柔软得不得了。他眯着眼享受两人之间难得的亲密温情,听他因为低着头而有些发闷的声音:“撑不住了就别忍,他们总要知道的。”

  他听了直乐,打趣说:“昊昊,你今天好像特别老妈子啊。这么不放心,干脆晚上直接把‘荣耀’送给我们好了,我不介意的。”

  “梦里想去吧。”唐昊嗤笑一声,“手残送我的胜利,我可不想要。”

  “喂喂喂!你这么说信不信我去喻文州那里告状啊!”

  “呵,有本事,你去。”

  手腕上的温度熨帖到心底,方锐伸出右手贴在他的右脸上。唐昊抬起了头。

  “每次你都不说。”

  呼吸在靠近,湿热的,又转瞬凉去。

  “有说的必要吗?”

  他在笑,距离越来越短,泛凉的潮意很快只剩下了暖。

  “没有。”

  “只要打赢就好了。”

  他们亲吻在了一起。


  赛前还是一如既往的两队上台友好交流。两队的队长面对面站立着,不再是白日里温情脉脉的对视,他们看着对方,眼里带着火,笑里张扬而倨傲。

  这一次,又是唐昊先伸出了手。

  “我们不会手下留情的。”

  方锐跟着伸手,他人留下的体温已然退去,只有自己的血液在血管内沸腾。

  “求之不得。”

  握手,点头,分开,转身。

  然后背道而行。

  他们越走越远,却将在那片战场上再次相逢。胜利将是他今天最好的礼物,而这份祝福从来不需他人馈赠。

  他会抢下来,从他的劲敌、他曾经的队长、他未来人生中的荣耀手中,抢下来。

  比赛开始!


-终-


评论(9)
热度(46)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