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惯性(《兄弟》特别篇一)

闲话看最后。

前文地址看这里~



  “叶秋,你看看这个对不对?”

  在叶修第不知道多少次翘着小指招呼叶秋的时候,对叶神的嘲讽容忍度高如叶秋,也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叶修!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做这个动作信不信我真把你的小指头打折了!”

  叶修翘着的小指不紧不慢地伸到了耳朵里:“别置气啊,我就掏个耳朵。”

  叶秋不依不饶冲到叶修面前,贴了膏药的手指几乎要戳进叶修眼睛里去了:“大哥拜托你看仔细了我这次扭的是拇指,不是小指!不用上夹板!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看清楚了。——来来来,你自己核对核对,没有哪里写错了吧?”叶修敲了敲电脑屏幕,那模样也不知道该说敷衍还是认真。叶秋斜着瞪了他一眼,拿起一旁的文件仔细核对了起来:“时间……合作方……嗯嗯……没问题,都对。辛苦了哥,多谢。”

  “瞎客气,这有啥好谢的。”叶修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抽出了根烟来,被旁边的人一个劈手抢了过去:“你怎么还抽烟?”

  叶修还没回过神来,叶秋已经把手伸到了他的口袋里:“不是说不抽了吗?居然还有私藏……”

  “哎别别别!秋儿我错了!好老弟,给我留半包,一根,半根……靠!”

  见叶秋眼皮子都不眨地把还没抽两根的烟连盒子扔进了垃圾桶,叶修心痛地眉毛皱成一团都快能绞出水了:“叶秋同志,浪费是可耻的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叶秋冷笑着看了他一眼,“吸烟有害健康你知不知道?”

  “哥这是工作需要!”

  “你都退役了去电竞总局养老了哪儿来的工作需要!”

  叶修被叶秋步步紧逼,退到退无可退,只好恨恨地叹了口气说:“我还不是体谅着你手残了,不然能让你把东西抢去?”

  叶秋呵呵一笑:“少扯了,我手没残的时候也没见你把烟护得有多好。”

  “这可难说。”叶修摸了摸下巴,“你看初中那时候,手还没残都能被我抢去作业本。”说着他又翘起了左手的小指,“残了以后我还抢过吗?”

  “你后来那是偷的!”叶秋一见叶修翘起小指就来气,“你能别老记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吗!”

  “这哪儿能哪,这是说忘就能忘的吗?”叶修拖着调子说,“被出租车车门拍飞,你也算得上是古今第一人了。”

  “叶修!你给我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每次一提到自己的黑历史,除了那次未遂的离家出走,就是初二那个倒霉透了的上午。要是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那样,他宁可迟到半小时也不赶那个半分钟!

  那时候,兄弟两个刚刚学骑了自行车,小孩子的新鲜劲儿还没过去,抓着机会就想飙上两把过过瘾。骑车是个锻炼身体健康身心的好事,叶家夫妇叮嘱了两句路上小心,也就随他们去了。

  哪里能想到这还让他们出了点不大不小的意外。

  叶秋向来是早睡早起的优良代表,独独那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一天晚上准备功课过了头,第二天闹钟响了两遍他都没醒过来。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呼吸困难,他皱着眉睁开眼,模模糊糊的就看见叶修恶作剧得逞的笑脸:“喂,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他一把打掉叶修捏着自己鼻子的狗爪,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几点了?”

  叶修看了看表,不紧不慢地说:“嗯,如果你现在不刷牙不洗脸不吃早饭用每分钟八十迈的速度努力狂飙,大概还赶得上第一次铃响。”

  以上数据一听就知道是信口胡扯,但足以表明时间之紧迫。叶秋白眼都顾不上翻,连滚带爬地冲进了卫生间,用史上最快的速度搞定了洗漱穿戴,随便叼了片面包就冲了出去。他没指望自家老爹这时候能大发慈悲开车把他送过去,况且这个点,开车要是遇上堵车那就是神作了。

  叶秋做事一向会给自己留足余地,这样的飞速狂飙在他的整个人生都绝无仅有。风在耳边刷啦啦地响,街道两边的景色飞速掠过,像是flash里带着音效快进闪过的一幕幕帧,在眼里只留下一团模糊的色彩。行进的速度快到一定的值,脚下蹬着的感觉仿佛是踩着风在飘,有一点飞翔的快意和放肆的随性。

  其实后来再想起,那真是他学生时代为数不多的感到自由的时刻,大抵正因如此,他才会喜欢上骑车的感觉。

  不过当时的他可不会有那么浪漫的情怀。

  “喂!我说你那么急干吗?”

  “废话!赶时间!”说话的功夫,叶秋飞快地拐了个弯,车子被压得老低,和地面夹成一个足够吓到路人的角度。

  “现在知道急怎么不早点起来?”

  叶修嘴上调侃着,脚下倒也不慢,紧贴着叶秋一路狂飙。为了安全,他没有赶到前面去和弟弟齐头并进,两人隔了差不多两步的距离,不怎么远,要飙车喊话就有些费劲儿了。风声太过嘹亮,叶秋看起来没有同它竞争来和哥哥拌嘴的兴致。叶修也不再说话,默默感受着从身体深处散发出来的热度,和皮肤上被风呼啸袭来的畅快凉意。

  学校离家不近,也不算太远,铃响前十五分钟出的门,没有意外正好能踩着点飞进校门。因此在经过学校附近小学的时候,看见因为堵车被迫停在马路正中央的出租车,虽然听见叶修要他慢点的叫唤,他还是想都没想就按照原路前进,正好离车门还有一段距离。

  就这一段距离,让叶秋直到摔到地上了,都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远处有金属丢在地上发出的哐啷哐啷的声响,似乎还杂夹着中年人“没长眼啊的”叫喊,有个穿着小学校服的男孩慌乱地走了过来没敢太靠近,那个站都没站稳的家伙半跌着率先冲到了自己跟前:“你没事吧!”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拍飞了。

  被一个小学生,在开车门的时候,一门甩在车把上,给,拍飞了。

  什么情况?!

  思维接上线路后身体也跟着有了反应,被自行车压着的右腿疼得厉害,同样疼得厉害的还有正好被打到的左手小指。可眼前两个人糟糕透顶的脸色让他不自觉地主动压下了疼痛带来的反应,只是发着懵说:“我没事儿,哥你扶我一把,我一下子起不来。”

  叶修手忙脚乱过来扶他的时候,叶秋到底没忍住倒吸了两口冷气。左手的小指有了磕碰,叶秋下意识地缩了缩,被叶修一眼瞧见。他拉过弟弟的手,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你管这叫没事儿?”

  叶秋心里一个咯噔。

  坏了,这是生气了?

  他很少看见叶修生气的样子,后来和老头子吵得最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也只是失望而非愤懑。兄长一贯的云淡风轻总是让叶秋忍不住咬牙切齿,可现在他摆出一副下一秒就能炸出雷来的表情,叶秋突然就有点犯怵:“真,真没事儿,就是看着吓人,其实没那么疼……”

  那个小学生也终于敢开口了,结结巴巴地说着对不起,眼睛鼻子皱在一块儿,好像被撞的是他一样。叶秋安慰说:“没事儿没事儿,你赶紧上课去吧。下次开车门记得小心着点啊!”

  男孩还语无伦次地在道歉,叶修看了他一眼:“只有道歉就免了,开关车门要小心的道理如果爸妈没告诉你,这回就好好记住了。”

  话里听不出几分训诫的意思,男孩却被唬住了。叶修没再理会他,拉着叶秋就往出租车司机那里走。叶秋还没回过神来,就听他敲了敲车窗,对着正准备开车走人的司机说:“劳驾送我们去趟医院。”

  司机瞪着眼就骂:“你们自己不长眼瞎骑车干我屁事!我还没找你们要精神损失费你们还蹬鼻子上脸了啊!”

  叶修没有在意对方的粗鲁,总比平时慢一些的语速开始一一举证:“第一,我们在非机动车道正常骑车,没有违反交通法;第二,我弟弟是因为你的不规范停车才被撞的,车子要靠边才能停下你开车的比我懂;第三——”他指了指街道旁边某个不显眼的镜头,“我不介意要警察过来调解一下。”

  “我操你丫的小兔崽子!老子……”司机抓着方向盘看起来是想立刻跑路,可路上实在堵得厉害,除了送孩子来上课的私家车出租车,还有越来越多围过来围观的人。见他没有要认账的意思,叶修干脆转过了头:“请问有谁可以借一下手机吗?”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永远都不缺,何况这事的责任所在显而易见。已经有人掏出手机,不想一个小小的身影抢先一步把手机递了过去:“大……大哥哥,给。”

  叶修看了那个刚刚还在不停道歉的男孩一眼,不做声接过了手机。司机登时慌了,连忙喊:“我送!我送还不成吗!明明是那个小鬼撞的你们你们不找他找我干啥!”

  这一下叶修和叶秋还没反应,旁边一圈人统统炸开了锅。现在在这地方的,不是家长就是教职人员,都是最拿孩子当心头宝的,见司机把炮火口移向了一个孩子,一个两个都不让了。

  “你好意思吗!”

  “人孩子会撞到人还不是你瞎停车害的!”

  “报警报警!这事还没人管了是吧?你们都别怕,这里都是大人呢!”

  司机有苦说不出,直给叶修使眼色,额头上都见汗了。叶修没有看他,自顾自拨完号码,把手机放到耳边:“你放心,我没想把事情闹大,我只想把我弟弟送到医院而已。”

  “喂,妈。”

  “嗯,是我。叶秋被车门撞了,手指伤得有点厉害,要去趟医院,你帮我们给老师请个假吧。”

  “你别担心没那么严重!去XX医院找李叔叔吗?好,嗯,我知道了。”

  “妈没事的,你不用过来!嗯,我们到医院再联系你。好,好,那我先挂了。”

  他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有些战战兢兢的男孩:“多谢。”

  男孩接过了手机,抬起了头:“大哥哥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以后不会了……”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叶修说,“不然就要你送我们去医院了。上课去吧。”接着他又对司机说,“去XX医院,没问题吧。”

  “我还敢有问题吗?上来上来,妈的算老子今天点儿背,真是怕了你们了……”

  要走当然不能把自行车丢在路边不管了,叶修把车锁在路旁,和叶秋一道坐到了后座上。这事一出耽搁了不少时间,小学也到了快响铃的时候,校门口一下子空旷了许多。车子没有遇到阻碍,一路畅通。叶秋开始还是有些担心司机会不会一气之下把他们两个拉到什么荒无人烟的鬼地方暗地处决,见车子的确是往医院的方向行进,他也放下了心来,转过头,却愣了:“哥……”

  叶修板着脸伸出了手:“手,我看看。”

  真的生气了……

  和叶修顶嘴抬杠一向是他最热衷于做的事,而这次他什么也没说,乖乖地把手伸了过去。叶修也不说话,拉过叶秋的手,看见他的小指已经完全肿了起来,刚刚指缝间鲜红的血已经凝成了近乎于黑的殷色,脸上的冰冷到底绷不住了。他在关节的地方轻轻捏了捏,皱着眉头问:“疼不疼?”

  “不怎么疼。”叶秋老老实实地回话,“不动就不疼,还是脚上擦到的地方痛一点。”

  叶修没理会他的重点转移,放下他的手,难得严肃地盯着他:“我路上怎么和你说的?”

  叶秋没吭声。

  “就差那么半分钟?迟到就迟到了,大不了扣分罚站,她还能把我们怎么样?刚刚车挤成那样你都不减速,没直接一头撞车上算你运气好!”

  “我减速了,一下子没慢下来……”叶秋忍不住辩解。

  “少和我扯这个!”叶修敲了他一个栗子,“晚上回去自己和爸妈解释,先祈祷自己别骨折吧!”

  叶秋张张嘴,也许是想要辩解,最后出口却只有:“哥,对不起……”

  “你和我说过多少回这种‘对不起’了?”叶修没好气地呛了回去,瞥到弟弟肿得发紫的手指,到底还是心软了,抬起手揉了揉他难得没梳理整齐的头发,“没事,到医院再说,伤的也不是右手,还能写字,今天的作业还是要靠你了。”

  “……哥我现在真想一脚把你踹下去!”

  叶修按着他的头大笑了起来。

  医院很快就到了,司机粗声粗气地说:“到了到了,别和我说连医药费都要我赔,我赔不起。”

  话音未落,一张二十块的整钞从后座递了过来:“麻烦找一下。”

  司机怔了一怔:“不是,你这……”

  “麻烦快一点,再拖下去就不好了。”叶修淡淡说,“我说了,我没想找你麻烦,我就是想送我弟弟到医院来。”

  司机沉默了一下,没有接过钱:“你们走吧,这趟算我送你们的,不是要看医生吗?赶紧过去吧。”

  叶修捏着钱等了一等,见司机的确没有要收钱的意思,就把钱收了回来:“谢谢。”

  司机摆了摆手,等兄弟两个都下了车,加足马力,开着车绝尘而去。叶秋站在原地看那车消失在了拐角,直到手臂上传来拉扯的力道:“还站着干吗?赶紧的,老妈说王叔叔今天坐急诊。”

  “哦,嗯……”叶秋跟着叶修往急诊走,“对了,你哪儿来的钱?”

  “老妈给的,就今天早上。”叶修很少来医院,对这里的地形完全不熟悉,所幸还有地图这样的东西存在,他看了一眼,很快就知道了自己要去的方向,“这边。”

  “老妈给的?她给你钱干吗?”

  “打的啊。”叶修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敢让你睡到那么晚?”

  “你根本没和我说好吗!”

  “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

  “这哪里还需要机会啊!”

  “那现在回去,我说打的,你打不打?”

  “我……”叶秋噎了一噎,“二十块我们平分吗?”

  叶修挑挑眉:“你以为呢?”

  “你肯定私吞了!”

  “真聪明,值得表扬!”

  “你边儿去!”叶秋瞪了他一眼,“现在怎么办,弄成这个样子老妈肯定要问我们为什么不打的。”

  “问就问了,怕啥?”叶修笑笑说,“反正钱不是在我这里的吗?”

  这话要怎么接?

  叶秋看着只大自己五分钟的兄长走在前头的背影,恍恍惚惚的,眼前闪过了依稀熟悉的画面。

  那一年突然冲到自己面前接住自己的他,也许还有更久以前,他拽住自己的手,听着父亲的责骂,沉默又倔强。

  那又是什么时候呢?

  其实远不止那些吧……虽然他明明只是个会压榨老弟剩余价值的混账老哥。

  叶秋笑着摇摇头。

  记不起来就算了吧,反正能用来记得的机会有的是。

  然而半个小时后,叶秋却希望他再也不要有这样的机会了。

  “哈哈哈哈……哎哟不行,我的肚子……哈哈哈哈哈……你的手指……不行你让我再笑一会儿!”

  叶秋一把揪过叶修的衣领子怒吼:“笑够了没!”

  “哎哟够了够了……松手松手,还在外面呢,这像什么话?”叶修抹了抹被溅在脸上的唾沫星子和不知道有没有的笑出来的眼泪,扯了扯叶秋发了死力攥着的自己的衣领。叶秋悻悻地松开手,左手习惯性地伸出,和右手一起给自己整了整衣服。叶修瞧见他因为夹板而不得不翘起来的左手小指,一个没忍住,噗地又笑了起来:“不行,秋啊,我觉得不管看多少遍我都能笑出来!”

  “那你笑死去吧!”

  叶秋扭头一个人朝前走,他原本习惯背书包的时候左手拽着肩带,今天硬生生克制住了。左手现在有任何握合的动作都会暴露他不得不翘小指的残酷现实,一想到回去还要面对一整个班的同学其中包括小胖那个和叶修一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他觉得自己头皮都要炸了。

  “这里疼吗?”

  “不疼。”

  “这里呢?”

  “也不疼。”

  “骨头应该没事,这里,这样转,疼吗?”

  “这里不疼。”

  “在往下一点,这里呢?”

  “嘶——”

  “没事,应该只是扭伤而已,不放心的话就去拍个片子。打石膏没有必要,这个部位也不好打石膏,等下拍完片子没问题的话我给你装个夹板制动一下,回去记得定时松一松胶带再重新绑,老是绑着血液不流通也不好。差不多半个月就能拆了。”

  原本听到没有骨折,叶秋是松了一口气的,现在他真巴不得自己这根手指组织坏死直接切了一了百了!

  半个月……

  听见背后依旧断断续续没个消停的张狂笑声,叶秋悲哀地意识到,自己今后这半个月,是没好日子过了。


  “那时候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叶秋喃喃道,“这哪里是半个月?这都快十五年了!”

  附带惩罚,自那以后,老爸老妈再也没有允许他们骑车上下学,舒心不到两个月的日子,一朝又被打回原形。

  如果他们后来一直骑车,有些事是不是又会不一样呢?

  “叶秋,别站在那里了,快过来吃饭。”

  不过看起来,也许很多事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叶秋笑着摇摇头,听见母亲的召唤,一边应声,一边走去了厨房:“哪里还要我帮忙的吗?”

  “手都成那样了还帮什么忙?去,陪你爸喝酒去。”

  叶秋嗯嗯啊啊地应着,趁老妈背着他在洗锅,麻利地准备去端厨房里剩下那两碗还没端出去的菜。

  “别来添乱。”叶修抢先一步端过了菜碗,“去,陪老头喝酒去。”

  叶秋试图抗争一下,伸手去拿另一个碗:“我酒量不好。”

  叶修翻了个白眼,眼疾手快抢过了另一只碗:“前年是谁上我那里讨酒去的?去去去,小心手指好不了啊。”

  叶秋哭笑不得:“你们这是当我残疾呢?”

  “别小看扭伤啊叶总。”叶修笑笑,“乖乖养着吧,要尽孝等你的手指长周正了再说。你再把老爸放置play,小心他回头和你闹别扭。”

  “你当老爸是小孩啊。”叶秋吐槽一声,还是乖乖先陪老爹喝酒去了。这两天为了照顾他,桌上全是些整块整块好夹的东西,虾看起来都比平时要大个儿。

  虽然虾不管大还是小只要要剥壳对他都没什么区别……

  右手拇指扭伤比左手的小指扭伤痛苦得多,一点手上的精细活儿都干不了,手上拿着筷子只能扒饭,吃个面都是高难度惊险动作,一大筷子面,等到了嘴边就只剩下寥寥两三根,简直苦不堪言。叶秋对着虾天人交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目标落到了一旁的咸菜炒鱿鱼上。

  然后,一碗剥得光溜溜的虾突地从天外而降摆到了他的面前。

  “有虾不吃居然先去夹鱿鱼,你什么时候变的口味?”

  “你不在的时候。”叶秋胡乱回了一句,拿筷子拨了拨碗里嫩红的虾肉,“你剥的?”

  “当然不是,老妈剥的。”

  厨房适时响起了一声:“叶修,剥完虾你洗手了没?”

  “洗了!”叶修赶紧改口,“我就剥了那么两只玩玩。”

  “哧。”叶秋还没反应,一旁悠哉喝酒的叶老爹先笑了出来,“你怎么不给我也随便剥两只?”

  叶修假装没有听到,冲厨房招呼一声:“妈,别弄了,先来吃饭吧!”自己贴着叶秋坐了下来。叶秋夹起了一只虾,又盯着碗看了半晌,忽然问道:“你怎么把虾头都掐了?”

  “嗯?你原来不是……”

  “现在吃了。”叶秋跺了跺筷子,愉快地冲他挑了挑眉,“所以自己的虾不来几只吗,世界冠军?”

 

  很多事,不管之前有多么想多么笃定,都要到切实拥有才能知道是怎么样一种感觉。

  比如叶修回来这件事,直到他们一起坐在饭桌前过了个和和美美的年,叶秋才确信有很多东西真的从来没有变过。

  熟悉的拌嘴,不变的习惯,一如既往的互相挖苦后又别扭着往你手上塞点糖。

  连一个人倒了霉另一个也跟着马上也要绊跟头的气运都没有变过。

  叶修莫名其妙被凳子绊了一脚瘸了腿的时候,叶秋正把伤筋膏药塞到药盒最底下决定从此江湖不见。出了房间就看见那个谁坐在凳子上,表情绝对不是悠闲休息的模样。手揉着脚腕的动作已不能表明更多,叶秋三步并两步走了上去:“你的脚怎么了?”

  “哦,没事,崴了一下。”

  “崴都崴了你管这叫没事?”叶秋转头就去了厨房,“你坐着别动,我去拿冰袋。”

  叶修没听他的,脚上的疼痛舒缓了很多,他就擅自站了起来:“不用那么麻烦,真没事儿。最多也就疼个两天,我现在就能走给你看。”

  “让你坐着你就坐着哪儿那么多话!”叶秋拿出冰袋就见叶修瘸着脚要回房,赶紧扔下冰袋上去架住了他,“脚脚脚!抬起来,你一定要回房我扶着你过去。”

  “我哪里有那么娇贵?”这回轮到叶修哭笑不得了,“放手,我自己过去,多大点事,隔三岔五来一回早就习惯了。”

  “你什么习惯了?”

  叶修没说话,忽地把半个身子压到了叶秋身上:“哎哟,这回真疼了!叶秋你扶着点,我就没那么疼过……”

  “不装能死吗?”叶秋架着他半走半蹦着回了房,毫不客气地把他丢到了床上,“别以为演戏就能忽悠过去,你那个习惯是怎么回事?”

  叶修坐在床上看左看右看上看下就是不看他,叶秋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出了房门,找了块毛巾把冰袋包了起来,又给他送了进去:“拿好,自己敷着。”

  “呃,真不用……”

  “你不说你没那么疼过吗?”叶秋瞟了他一眼,“第一次扭伤要养得彻底才不会落下病根,敷着!”

  叶修自觉地闭了嘴,在弟弟的注视下有板有眼地冰敷起了脚。叶秋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头去了自己房间,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新近熟悉起来的号码。

  晚上九点四十,应该刚刚结束训练了。

  对面果然没有让他等太久,手机铃声才响了个前奏,就被那头的“喂”给打断了。

  “叶秋?找我有事吗?”

  “你们刚刚结束训练吧?”叶秋问道,“我就是来问问,我哥的脚是怎么回事。”

  “他的脚?你是说习惯性扭伤?”

  叶秋愣了愣:“习惯性扭伤?怎么回事?很严重吗?”

  “也没有很严重啦,他就是比较容易扭到而已,缓缓就好了。”

  “他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的?”

  “第一次扭伤的时候没有好好调养吧……”那头苏沐橙说得不快,声音像是陷进了过往的哪段岁月,语调又沉又缓,“那个时候哥哥刚刚出事,他没精力去对付这个,我也没留心。直到第二天,才看到他的脚腕都肿得不像话了,路都走不了。”

  叶秋握着手机的手指慢慢收紧,拇指已经完全养好,要做好这个动作一点也不难。

  “……抱歉。”

  “有什么好道歉的,你又不知道。”苏沐橙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非常舒服,就像相册里老旧的照片,明明是昏黄的色调,却打着温暖的光晕,“二十四小时内要冰敷,之后要热敷。让他别忙着忙着又把自己的事忘了,到处乱跑,活该脚一直都好不彻底。”

  “好,我知道了。”叶秋把手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两声,等了一会儿,才说,“那些年……谢谢你了。”

  “对我有什么好谢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了些轻快的笑意,有几秒的沉默,他听见她吸了口气说。

  “虽然原来没有想过,不过现在……我也谢谢你们。”


  被强迫着坐在床边泡脚的时候,叶修真是连槽都快吐不动了。

  “拖着我去医院也就算了,你现在是在搞什么?叶秋,我原来怎么不知道你那么有空还去学了中药调养和足底按摩?”

  “你管我有没有空,你那么日理万机怎么就不好好坐着工作消停三个月养脚?”

  叶修干脆地点点头:“你把电脑给我,还有读卡器,记得每天定时送饭,躺半年都没问题!”

  “美得你!”叶秋白了他一眼,看着那满盆子散发着诡异味道的中药,兴致盎然地问,“哎,感觉怎么样?”

  “没感觉,你试试?”

  “我都已经好了,试了也没有感觉。”叶秋蹲在盆边上看着水里一片乌漆麻黑,“你再泡会儿,过会儿加热水我给你揉揉。医生不是说了,你拖得太久了,每次扭了还不注意,只能慢慢养。”

  叶修使劲抓了抓头发:“我说那丫头都和你瞎说八道什么了?这么多年都这样了你就随它去呗。”

  叶秋恨铁不成钢地踹了脚盆一脚:“你对你自己的脚好点成不成!人家苏沐橙都比你对它好!是谁和我说不能小看扭伤的?好赖奔三的人了别在这地方维持惯性好不好?”

  叶修嘿嘿笑着,到底没有再说什么,等叶秋拿过了一旁的热水瓶准备加水,他才摸了摸鼻子,咳了两声清了清嗓:“你还真打算给我按摩?”

  叶秋斜了他一眼:“怎么,嫌弃啊?”

  “没有。”叶修诚恳道,“我有点受宠若惊。”

  “免了吧你。”叶秋嗤笑一声,示意叶修抬抬脚。热水倒入洗脚水中,他伸手轻轻搅了搅,“好像你没干过一样。”

  嗯,温度正好。

 

-终-

———————————————————————————————

下面全是废话,大家有兴趣就看看,跳过也无妨。

这篇彩蛋会在这里放出来算是个意外。

暑假前后因为圈里的一件事让我对整个全职圈极其失望,一度想过扔掉这个大号去小号和朋友自娱自乐,那阵子发过一个声明,很早就关注我的朋友大概还有印象。结果因为这个号实在坑太多外加时间一长觉得还是舍不得就回来了……

真是一直在自打脸……【pia!】

这一篇当时扔过去充门面了,可能还有妹子有印象——不用去找了那边我已经删了【

最近《兄弟》被不少人挖了出来,我顺便自己复习了一下,评论也都看了一遍,看着看着就像回到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故事快进入终章,我啃着原著抓耳挠腮,一边纠结怎么写总决赛,一边在敲文档的时候掉了眼泪。

果然还是舍不得离开。

在二次元我是个长情的人,因为很少发自内心地萌什么作品,一旦喜欢就不可自拔,甚至一爱就是七八年。这阵子一直在给朋友狂倒脑洞,我说还有两个长篇,起码等我写完它们我才能出坑。她说那你就写啊,只要还有想写的东西,就永远不会出坑。

为这句话,我觉得为全职再坚持个五年十年也不是问题。

我一度以为《兄弟》写完了我对他们兄弟两个全部的祝福和冀望,现在看来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今天在评论里看到自己曾说《兄弟》的文字版内容我一定会全文放出,想了想,还是把它放出来了。

当然我是不会告诉你们今天就急吼吼着放出来是为了证明这个11月我很勤快【你滚!】

还有很多想写的故事,还有很多想说的话,全职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可爱,三刷开始看文,反而比第一次看更加感动。喜欢他们,也喜欢看到这里的你们。我是个不怎么负责还没有定性的拖延症重度患者,一堆坑和一堆墙头,lo里面内容之混乱我自己都有点不忍直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爱你们么么哒~

如果可以,不想说再见。

不会再任性地随便说离开。如果真的哪天要走,也会在这个lo里安安静静地待到最后。

最后的最后……

哇塞算上这篇这个月都有3篇双叶了同志们我是不是要有粮了!【期待脸】

———————————————————————————————

刚刚都忘了说了……

其实有几个双叶梗我反反复复一直在用但是没有详提,就是在这篇里面啦~

写的所有双叶除了时间轴和个别小事件因为故事关系没有完全串上,基本上都是相关联的,唔有矛盾的地方,就当做平行世界吧!【负责一点可以吗!!!】

下次见啦~XD


评论(15)
热度(69)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