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黄&魏友情向】太阳雨

小短篇,其实是文风挑战~(感觉完全没变化)
正好想写这两位已经很久了,大春视角,谢谢鹤爷提供角色23333
来吧~


       梁易春刚到蓝雨的那天,雨水溶着太阳洒得满城都是。大街小巷都淌着金,一脚踩进水凼里,鞋面都沾上了金灿灿的染料。
       他是在门口看见魏琛的。
       穿着T恤衫大裤衩的青年叼着烟靠在蓝雨俱乐部门口,烟雾模糊了他的脸,以至于他一时并没有认出来他就是电视上的那位蓝雨队长。魏琛没有站很久,等梁易春走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掐了烟准备离开了。临走前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蓝银色的队徽被刷得闪闪亮亮的,阳光描出的边缘明亮到晃眼。他笑了笑,檐角落下的水正正滴在掐灭的烟头上,一点潮湿的黑。
       梁易春这时候才认出来这人是谁,还没来得及开口,人已经丢掉烟头往衣服上一擦湿了的手,插着裤袋头也不回走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头独自进了俱乐部,约定报道的时间快到了。
       直到傍晚一个吵吵嚷嚷的少年冲进公会部大声问老鬼在不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蓝雨老队长了。
       那两天干活大家都有点飘,索克萨尔依旧站在抢BOSS的第一线,只是屏幕后已不是当年那个人。那天的少年自那以后沉默了很长时间,后来他才知道这位名叫黄少天的剑客曾是魏琛最引以为傲的弟子,特点就是——
       话多。
       他听着周围老前辈的感慨连连,摇摇头操作着电脑里的狂剑士跟进公会大部队。
       说不清啊。
       又一次在太阳雨里跑回俱乐部的时候,梁易春看着靠站在俱乐部门口抽烟的身影有一瞬的失神。再擦擦眼。
       原来不是魏琛。
       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莫名有些遗憾那天没有厚着脸皮上前去要个合影。走近后他却没能把笑脸保持住。黄少天抽着烟,时不时咳上两口,他的眼圈有些红,大概是刚刚呛的。他没有再往前走,再往前,他就不知道是否应该装得若无其事走进去。所幸黄少天并没有让他等太久,烟抽了一半就给掐了,他似乎嘟囔了一句什么,自己先笑了起来。
       烟被随手丢在地上,水迅速洇湿了烟身,紧接着又被踩上两脚,彻底杜绝了火灾隐患。他看见少年抬起头,用和当时与魏琛一样的角度看着大门上的队徽。雨水很亮,阳光很亮,少年的眼睛也很亮。等了一会儿,黄少天抬手抹了把脸,插着裤袋哼着歌点踩着步子进了俱乐部。梁易春呆呆地又站了一会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已经淋了半身的雨。冲进门后他又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雨已经停了。

       再一次“遇见”魏琛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
       距离他离开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这六年里,喻文州接过了索克萨尔,黄少天成了荣耀剑圣,蓝雨的队徽图案被改成了剑与诅咒,而他梁易春,已经是蓝溪阁公会总会长。
       没有人知道黄少天抽过烟,知道当下联盟第一话唠曾经也沉默过的人也是寥寥无几,说出去指不定还会被笑话吹牛不打草稿。魏琛回来的消息第一个知道的是许博远,小伙子拿着报纸跑过来招呼大家来看,君莫笑折腾起来的兴欣战队,于他们而言,最亮眼的却不是“叶修”那个名字。
       魏琛,上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是几年前的事呢?
       部门里是小年轻们嘻嘻哈哈的吵闹声,梁易春独个儿拿着多余的报纸看着,不说话,只是笑。直到有谁起哄会长没准还知道些当年老队长的密辛,他摆摆手没有说话,拿上报纸朝餐厅走去。
       时间尚早,等他们自己去找来报纸看,不如自己送去的好。
       他到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见到他,热情洋溢地朝他招呼了几句。他简单应了两句,为了防止对话没有终点,只好直接祭出大招好堵住黄副队的嘴。
       黄少天要不不说话,说起来就没完没了,能压住他的人只有寥寥,他有幸成为了其中之一。
       黄少天停止了说话。
       他记得那天雨下,少年被阳光照耀的笑脸,依稀与现在重叠,又迥然不同。青年接过报纸对着那豆腐大的板块出了会儿神,笑了笑,揉揉鼻子,低声嘟哝了一句。随即他站了起来,拉起一旁一边吃着虾饺一边凑过头来看报纸的郑轩,也不管对方大声抗议,拖着他就往训练室跑。
       梁易春站了一会儿,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餐厅门口,决定再去买点吃的垫垫肚。
       好久没吃肠粉了,去要一碟吧。
       没有要到照片也不是多么遗憾的事情,既然人又回来,总有再碰头的时候吧。他和他,他们都是一样的。
       不知那时,那句被嘀咕了两次的话能不能被当面相告呢。
       死老鬼。

—终—

评论(2)
热度(16)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