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叶周】入海

想到一个场景,满心的OOC【你等等】
冬天的海风真讨厌。
没人喜欢双髻鲨好难过……【泪流满面【什么联系】


       争执的起因叶修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总之等他冷静下来回拨了一个电话后,对面自始至终的嗯啊哦愣是把他搭好的台阶一个个冻平了回去。所以周泽楷主动问他要不要去崇明看海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点了头:“要!”

       哪会想到刚下车就后悔了。

       他没有涂面霜和戴围巾的习惯,大冬天的站在风口和受刑没什么两样。海风刮起来跟刨刀片似的,刷一下就削下一片皮,顺带再撒上两把盐。周泽楷倒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也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保护措施周全。两相对比的刺激比一个人傻杵着还大,叶修干脆地问道:“小周,你打算去什么地方?”

       “嗯……”在他都已经被吹麻了之后,周泽楷终于结束了那个省略号,“没想好。”

       “……”

       “沿海走吧!”

       叶修认命地叹了口气,要不是他周少爷发起脾气来比这风刮得还冻还疼,他一定死皮赖脸着要求到避风的地方去抽上一天的烟——当然,最好是网吧。自己亏的理哭着也要补回来,他把羽绒服拉链拉得高了些,插上兜说:“那就走吧。”

       他们落车的地方近海,但不是观光的地方,越往海边走路泞得越厉害。泥地里的鞋印印得不甚分明,两人的鞋上全是深一块浅一块的土黄。周泽楷浑没在意,渔家的老房子看起来有些破落,沿边的树全都蔫头耷脑着,叶子也是稀稀拉拉的,绿得特别不尽职,他左瞧右看,却是很有兴致。叶修给自己点了支烟,拖着腿跟在后面,看着看着也乐了起来:“你没来过?”

       “嗯!”

       “正巧,我也没去过长城。”

       周泽楷愣了愣,回过头给了他这半个月来的第一张笑脸:“我去过。”

       叶修夹着烟差点被烟灰烫手,等人都转过去了才接上了口:“八达岭?”

       他诚实地摇了摇头:“只有它没去。”

       前国家队领队差点笑岔了气。

       有了正常交流两人之间的氛围轻松了很多,等走到芦苇丛的时候,叶修已经走到周泽楷边上了。前荣耀枪王再次陷入沉默,却不妨碍另一位来炒炒气氛。他蹲下去捣鼓芦苇根,叶修也蹲着凑了过来扯了个新话题:“你以前去过海边吗?”

       “去过。”

       “哟,去过哪里的?”

       “霸图。”

       “……”叶修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自取其辱。

       周泽楷瞥了他一眼,把脸闷进膝盖里,两个肩全在抖。叶修郁闷地又点上一支烟,一口烟吐了出来,打算再接再厉,不想那人先开了口:“普陀,海南,马尔代夫。”

       刷!一丛芦苇被连根拔了起来。

       他突然觉得有些哽,想好的台词又咽了回去,他揉揉鼻子开起了玩笑:“哪个普陀?”

       “唔……台风结界。”

       烟被喷得到处都是,叶修呛得一时没说出来话,缓了好半天才接口说:“观音菩萨没点名骂你们泼猴?”

       周泽楷用力扯掉了芦苇根上的茎,笑笑:“不会。”

       芦苇根上沾满了泥,他就着入海口附近半咸不淡的水认真清洗了起来。叶修起先没有当回事,蹲得腿麻了才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直到周泽楷把洗白了的芦苇根往嘴里塞,他挂着一脑门子黑线赶紧把它抢救了下来:“等等!你在干什么?!”

       “这个,可以吃的。”东西没成功入嘴也没被抢去,周泽楷抓着芦苇根说得理直气壮。

       “……我知道可以吃,你这样不卫生。来放手,给我。”

       “尝尝。”

       “乖,我们带回去尝……”

       “我不。”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

       周泽楷不说话了,由着叶修往自己手里掰芦苇根,快被拿走了才哼了一声:“专制。”

       场景莫名重叠,明明争吵结束前的最后一句话并不是这个。

       叶修松了手。

       本来周泽楷也不是用嘴吵架的人。

       “随你高兴吧。”

       他确实记不清那天是从哪句话开始两人有了分歧,反正等他回过神来,那边已沉默地挂了电话。周泽楷式的任性从来不用在这种地方,被撂电话,这大概还是第一次。

       那么说来,顶嘴是不是也是第一次呢?

       他站起来朝芦苇外走。这里的海并不是太干净,灰蓝的海水接着灰白的天,灰白的水鸟落在灰黑的泥瓦上,泥瓦下长着蒙灰的蓬草,掩映着轮廓模糊的鞋印,赭里泛着黑。

       看起来是要下雨,那种深冬的雨水,透明得发灰,却怎么也凝结不出雪的模样。

       也是,谁叫这里的空气含盐量确实大了些。

       他又想抽烟了,手往兜里一探才发现只剩一个空盒子。叶修自嘲地笑笑,正想再往前走,一只手突然凭空拦住了自己去路:“尝尝。”

       咬了半截的芦苇根,白白嫩嫩的样子,看起来还算汁水饱满。

       叶修瞥了他一眼:“吃剩的给我了?”

       周泽楷也不解释,笑得没事人一样,把东西往他嘴边凑:“你试试。”

       叶修自认不算个讲究的人,可这样路边随便拔棵草就吃的经历也是前所未有。只是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这人不但帅还是他对象,哄骗指数还得往上翻两番。

       他也实在不想再继续吵架了。

       “行吧。”

       依稀记得是当年曹文轩的笔下,水乡的芦苇荡又绿又深,白嫩的芦苇根咬在嘴里又脆又甜。还能记住这个得多亏了应老师要求写了读后感后,叶秋三不五时就念叨着要走一遭苏北盐城。看起来当年在学校遭的罪,眼前的人没准也是受害者。

       他忽然就笑了起来。

       不过真的嚼起来,滋味却没有记忆美化的那么好。可能是季节不对,也可能长得本来也没多好。关键是——

       它还有点咸。

       废话,用海水洗的嘛。

       叶修把一小截芦苇根嚼烂了才从后味里尝出了点甜来。渣子随口吐到地上,他冲周泽楷张开了嘴:“吃完了,怎么样?”

       “什么口味?”听起来很是期待。

       他咂了咂嘴:“咸的吧,后来有点甜。你呢?”

       “一样的。”周泽楷笑了,忽地伸手指向西边,“那里是入海口。”

       海潮一阵一阵的涌,裹着江水冲来的浪。叶修怔了怔,听他继续说着还没讲完的话:“要回去的。”

       逆流的方向,咸涩的海水被渐渐冲淡,淌在江心,一路沉至江底。

        嘴里的咸味已经淡得尝不出味道了,后味的甘,一点点在齿间化开。

       “还说我专制吗?”叶修没头没尾来了这么一句。

       “说的。”周泽楷故作正经,眉梢眼底全藏着笑。

       叶修也在笑。

       “那就回去吧。”

       “嗯,回家。”

—终—


评论(13)
热度(34)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