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叶蓝】别处相逢(上)

给@苏暖绪大大(等我明天上电脑再艾特你哈)的生贺_(:3」∠)_
投我以坑,报之以粮,你嗦我是不是对你,特别好!【捧脸【带着你的坑滚出去!】
至于为啥是上……嗯……咳咳,我出去晒晒太阳【【你回来!!!】
嗷亲爱的后面我尽快给你补上!!!再不发都要过24点了……好绪你最可爱了么么,生日快乐~ヽ(✿゚▽゚)ノ


01
       许博远一度以为,当年的事他已经忘得七七八八了。
       刚离开的时候,他特地千里而来,坐在西湖边上的餐馆里点了份河粉,举着筷子愣了好半晌,末了还是笑笑,把好多年前乱七八糟的回忆一并吃了下去。
       怎么也没想到这玩意儿还能有反刍的一天。
       他放下头盔,去客厅喝了两大杯水才冷静下来。又回到电脑前,他盯着QQ上的一排好友列表好半天,手指在鼠标上无意识地敲打着,嗒嗒的声音又轻又快地响了起来,他啧了一声,拿起手机起身走到了窗台边上。
       “喂,大春?”
       “老蓝?你回来了?”
       “没,还在B市呢。”
       屋里暖气蒸得厉害,他拉开半扇窗,刚要说话就被迎面招呼来的冷风冻得嘴唇一哆嗦。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是……没,不是,大春,我问你两个问题。”许博远赶紧把窗拉上了四分之一,搓了搓脸,“你看看我是不是昨晚做梦做懵了。”
       “……你先问吧。”
       “今天微信上有个叫‘叶修’的人给我发了好友申请。”
       “你等下。”
       他怔了一怔,只听见对面噼里啪啦一阵键盘声后,梁易春拉平了的声线波澜不惊地响了起来:“全国一共有53个叶修,14个是90后,好了你继续。”
       “……上周我碰到了个叫‘几人回’的人跟我一起下了两次本,没加好友。”许博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今天他给我发了18个好友申请。”
       “……‘醉卧沙场君莫笑’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这不是重点。”他严肃地说,“你觉得我是不是该洗洗睡了?”
       “不是,你没答应他吧?”
       “还……没。”
       “那好办啊。”有什么东西在手机里嗒得弹了一声,听起来下一秒就能吹起口哨,“去,给他留个言。”
       “兄弟,洗洗睡吧。”

02
       他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几人回”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像那位疑似荣耀教科书的家伙一开始也不觉得“秦岭秋风”有什么额外的内涵。
       或者说,不相信世界上真有那么巧的事才是。
       《荣耀》在他离开的那一年正式由键盘游戏革新成了虚拟实境,原本的刷卡机已被电脑上的卡槽取代,键盘鼠标被搁置到一旁,VR头盔风靡全国。
       年节时几个蓝溪阁老人出来搞了个小聚会,春易老、入夜寒、笔言飞和系舟,再加上他蓝桥春雪,不多不少,正好五个。就算有两位已经投入新行业的怀抱,他们凑在一块儿,话题还是转不开“荣耀”。
       “时代变了啊。”
       许博远点着烟,夹在手指里,却没有要去抽的意思。梁易春看了他一眼,也给自己点了一支:“蓝桥,打算回来吗?”
       “也许吧。”
       当年声名显赫的选手因无法适应新环境含恨离场,当年不见经传的龙套此时一跃成了台柱,也有不少人就算到了新战场依旧如鱼得水,剑起刀落,咒术翻飞,甚至比过去更为得心应手。
       如果那人还在,又会是怎样呢?
       他笑笑。
       “这半年我一直在想,会不会过几个月我就后悔想回来了。现在看来,说不定我那时候走是对的。”
       梁易春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吐了口烟,把所有表情都遮得一干二净。
       知道他和叶修的事的人并不多,他自己是一个,听他喝醉时说漏嘴了的梁易春算一个,再一个……
       再一个大概就没有了。
       捡起新生活并不比放弃过去容易多少,两者相互持平最是辛苦。所以半年后公司试探他去B市深造的意愿时,他一口就应了下来。临走只有梁易春陪他到了机场。那天天气好得过分,老会长拍着他的肩说,去那里重新开始吧,他看着落地窗外天空瓦蓝,天光胜雪,终是回给了他一个足够有力的笑容:“我会的。”
       直到3D版《荣耀》关服,桌面上的图标他还是没有删掉;拿起头盔的那一刻,却也不曾想到过去。当年的“蓝桥春雪”兴许被带进了新的世界,也可能永远尘封,他没有去尝试是否有重名,在他告诉梁易春自己的新号叫“秦岭秋风”的时候,蓝溪阁会长向来延迟严重的QQ回复似乎比平时来得更严重了一些。
       “加公会。”
       他那天是怎么和几人回碰上的?
       啊……好像就是他刚刚交完申请,从蓝溪阁分部走出来的时候。那天游戏里的天气特别好,天瓦蓝瓦蓝的,草油绿油绿的,一个穿着一身任务奖励装备的战斗法师靠着墙笑着冲他打了个招呼。
       “这位少侠,我看你骨骼清奇、根骨极佳,必是不出世的百年好队友,要不要和我下个本?”

评论(2)
热度(28)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