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刘皓生贺/秋皓】Coincidence

哎哟我去不小心错过了白告的生日……

去年和喵喵一起出的刘皓合志里的文,经过同意放出来啦~本子还有剩哟,欢迎大家带走XD 干了这碗刘白告

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角色,希望能把我的一点浅薄的理解带给大家。借用喵喵写在本子扉页的一句话,“你终将放下一切去前行”,这是我们对他的祝福,即便他并不是一个那么好的人。

刘皓,生日快乐~

  


  刘皓醒来的时候,入眼是一片晃晃的白。光亮迫使他再次闭上了眼,嗡嗡作响的脑袋沉得发痛。他紧皱着眉头揉上了太阳穴,阳光在眼皮上跳跃,刺得紧,压得重,顽皮又难缠,让他无法顺利完成每天起床的第一个步骤。

  “操!”

  焦躁感难以言喻,昏沉的大脑迟钝了思考的过程。乃至视野里被蒙上一片阴影时,他的第一反应竟不是惊愕于房间里怎么多出了一个人,而是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眼皮微微跳了跳,他睁开眼,那张熟悉的脸上挂着让他无比陌生的笑容,温和含蓄,还有一点点不好言说的矜持。

  “你醒了?”

  “你是谁?!”

  他猛地坐了起来,没有丝毫缓冲的迅疾动作让他险些痛呼出声。青年挑了挑眉,笑了起来:“不认识了吗?至少也认得他吧。”

  “你不是他!”按着太阳穴的手指几乎要在上头掐出一道印子,他倒吸了口气,“你是什么人?”

  他叹了口气,眉眼倒还是上扬的样子。

  “我以为你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的处境。”

  这句话出来得莫名,刘皓愣了愣,很快又露出了轻蔑的冷笑。他想说点什么呛回去,坐在被褥里显然不是一个最好的姿态。一只手抓上了被子,他仰起了头,只是没等掀开,整个人就彻底僵住了。

  宽大的棉被下,他的身上不着寸缕。

 

  在他突然扑上来揪住自己衣领之前,叶秋从未想过,他还能遇到比叶修拎着自己准备的行李离家出走更让他意外的事。

  “你为什么在这里?”

  叶秋承认,看到这张脸的一瞬间,他是觉得有几分面熟的。或许是在街上面对面走过时的一次点头,也可能是地铁上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对撞,但也仅限于此了。至少,总不至于熟悉到对方一见面就跟见了仇人似的来揪他衣领子。

  “先生,您是不是喝多了。”

  一个标准的问句,却让人无法在句尾用上问号。事后叶秋想,或许就是这样的云淡风轻才彻底激怒了他。醉酒的人所看到的世界通常是意识流的,具体的形象只是一团模糊又熟悉的色彩,他们似乎能一针见血地看到外物之下更深的本质,言语里少了平日的伪装,直觉比清醒时更为灵敏。

  就像他清醒时绝不会把自己和叶修认错。

  “我喝多了?我怎么可能喝多,你以为谁都是你吗?比赛都结束那么久了你不去休息还在这里喝酒,你不是一直都扯什么职业选手的素养吗?啊!就你那一杯倒的破酒量还来酒吧,你所谓的职业选手的素养呢?叶秋!”

  比赛,职业选手,叶秋。

  叶秋挑了挑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酒吧的服务员已经闻声赶来救火了。

  “先生,你再这样闹事我们就要把你请出去了。”

  醉酒的青年瞪着补满血丝的眼冲着服务员怒吼:“我们解决私人恩怨,关你屁事!怕闹事是吧?老子给你钱!你现在给我滚!”

  服务员登时冷笑了起来。这是一间静吧,来这里喝酒的无非是图个清静安适,不要说找茬挑事,聚众喧哗都会为人不齿。他正要采取点强硬手段把人“请”出去,却见叶秋给他打了个手势示意稍等,然后抓住了青年攥着他衣领的手,温声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急,你慢慢说,我听着。”

  这样的和善看起来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在服务员不可思议的眼神下,他忽然安静了下来,眼神无措得如同刚被清巢出户又被母兽接纳的半大小兽。

  “我……”

  “坐下吧,有什么话你慢慢和我说,我都听着。”

  语言是一种很神奇的武器,它可以激怒一只温顺的家兔,也能安抚一匹暴怒的野豺。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位失魂落魄的青年,但他足够了解自己的兄长平日里是何种做派,也知道怎样的应对最是妥帖。

  看样子,这回他赌对了。

  服务员已经走得老远还忍不住往这里频频张望。他见过闹事的,可没见过这么虎头蛇尾的。那位沉稳的青年身上似乎有一种特别的力量,明明能清楚地感觉到和他的距离感,可那种从容温和的气度很能让人无条件信任他。

  刘皓也感觉到了。

  他能明显察觉眼前的人和记忆里的有所不同,可他们又如此肖似,以至于让他忍不住相信,这就是他想象里,嘉世第一任队长应有的模样。

  他本以为的,叶修——不,应该说叶秋——应有的模样。

  “你知道吗?”

  一句简短的开场白,他吸了吸鼻子,握着叶秋请服务员给他送上的一杯清水,隔了好久才继续说了下去。

  “我那个时候,就是为了你才去嘉世的。”

  刘皓不是H市本地人,那时别说背井离乡去嘉世,放弃学业搞电竞这事家里人就没有松过口。可他还是去了,顶着压力连夜坐上高铁奔赴H市,在嘉世附近的钟点房对付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就叩上了嘉世俱乐部的大门,在清晨湿凉的风里抖着手递上了自己早已准备周全的个人资料。

  “我天赋不差,技术也不错,你也是那么夸我的,说我阅读比赛的能力强,很多人抓不到的点,我一开始就把握到了。你一定不知道我第一次听到这话有多高兴,你要是知道就,嗝,就不会眼里只有那个苏沐橙了。”

  他喝了口水,咂咂嘴嘀咕了一句怎么有点淡,茫然地看向了叶秋:“我刚刚说到哪儿了?”

  叶秋提醒道:“你说苏沐橙……”

  “哦对!就是那个苏沐橙!一个烂花瓶还真把自己当公主了,要是没有你,她以为她算个什么东西?”刘皓啐了一口,目光冷得发狠,上翘的嘴角一点都没有掩盖其中满满的讥讽,“她今天,她今天是怎么打的比赛?为了对付我一个直接脱离队伍,只差一点点,老子要是能再多撑半分钟,今天在那里欢呼胜利的,就应该是我们呼啸!”

  “你不是没撑住吗?”叶秋没忍住吐槽了一句。他登时呆住了,转而一拍桌子怒喊了起来:“重点就只有这个吗?啊?我承认,我今天状态是不好了,就因为这个,她才变成了兴欣的功臣,比赛的赛点,而我,我刘皓,就注定只能是个当陪衬的笑话!是谁和我说的,只要是比赛就不应该心怀侥幸,去想比赛之外的事。她是怎么样的?刚刚退场她说的话我不信你没听见!怎么这你就不说了?就因为她苏沐橙他妈中了那么一次狗屎运,她就做什么都是对的了,是不是!凭什么我就是投机,她就是率性?我知道叶秋,从一开始,从我进入嘉世训练营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没看上过我!”

  这轮爆发炸得叶秋都有些懵了,他的确不知道,今天赛后苏沐橙是用怎样挑衅嫌恶的语气和他做“友好交流”的。刘皓吼到后来都快贴到他脸上去了,扑鼻而来的酒臭和喷了满脸的唾沫星子让他无比深刻地意识到“苏沐橙”大概是他心里绝对不能触碰的一个爆点。眼看着他下一秒又有想来拎自己领子的冲动,叶秋赶紧抓住了他的手,另一只手也包了上来,不轻不重地拍抚着:“我没说你不好,也没有看不上你。我要是真看不上你会让你进……进队伍吗?好好说话,来来来,再喝一点。”说着,拿起水杯凑到了他的嘴边。

  他对荣耀职业联盟的配置安排不算太熟,斟酌着词句说了下来,也不敢确定自己会不会又在哪里刺激到他。而这回,对方很快赶在服务员又一次冲过来救场之前再次安静了下来,他接过叶秋递到他嘴边的杯子,木木地坐了回去,很久都没有再说话。有那么一刻,叶秋以为他会哭出来,光线昏暗,他依然能看清青年发红的眼眶,胀胀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渗出水来。

  刘,皓。

  他在心里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一遍。

  他想自己终于搞清楚为什么会觉得这张有些面熟了。他老哥擅离职守的时候,这位还出来替他顶了不少锅圆过不少场,看多了,再脸盲也总归有个印象。他要是没记错,这位嘉世的前副队长,现在应该已经是呼啸的副队长了。

  呼啸的副队长,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到酒吧里来买醉?

  先前爆发式的宣泄和基于他对自家老哥脾气的了解,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八分原因了。可眼下的阵仗他也不好去确认那剩下的两分,只好沉默地喝着还剩一半的鸡尾酒,看着冰块在自己的摇晃下,在玻璃杯上撞出清脆的声响。他本以为会等很久,而没过多少时间,刘皓再次开口了:“你不用安慰我,其实我早就该知道的……是我自己太自作多情了……”

  “当时我被选进队伍,看见你看到我时的我那个表情,我就应该要清楚的……”

  叶秋本来什么都不想问,刚刚的场景他还心有余悸,他可不想再第二次点爆火药桶。偏偏他的话说到这里就没有了后续,一个省略号在心头点得不轻不重,痒得要命。他轻轻咳了一声,瞥着余光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便小心地组织起了语句,一边观察他的表情一边问道:“我当时……是什么表情?”

  “你不知道?”刘皓抬起头,神色有些茫然,又很快恍然大悟,露出了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也对,你自己又看不到,怎么会知道……”

  “叶秋,你一直都觉得,自己对得不得了,是不是?”

  叶秋本来不动声色地端坐着,指腹划过冰凉的酒杯,却在这一刻打了个滑偏了出去。他有些讶然。

  “苏沐橙对你来说,很不一样吧?她很有天赋对不对?长得又漂亮,脾气差一点也无所谓。不过应该没多少人会觉得她脾气差吧,至少你不会,她的粉丝也不会,俱乐部里的其他人,其他人……如果不是你退役这件事,他们也不会吧……”

  说到最后他有些迟疑,又闷了一口水,他趴在桌子上,打了个水嗝说:“可我知道,我就是知道。你一开始就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她身上了,俱乐部也是,毕竟那么大一棵摇钱树呢。所以连她自己都不觉得吧,恃宠而骄,就是这个!恃宠而骄!呵呵……荣耀第一搭档……笑话,一个只有搭档没有队伍的人,从哪里去说联盟第一搭档!

  “但你们谁都没有发现问题,你没有,俱乐部没有,她,她当然更没有!你总是在说我们,不管我们怎么做你都永远认为我们还不够努力,还不够专一,还不够心无旁骛。我还在训练营的时候你就说我有点钻营,你以为我没听到是吗?那天你和苏沐橙,在那个面馆里,我都听到了……那叶秋我今天倒是要问问你,到底怎么才算心无旁骛?像你那样,明明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却不去挖,宁愿让俱乐部去焦头烂额也要把自己搞得清清白白端在上面?你真以为所有人都会和吴雪峰一样惯着你?你醒醒吧叶秋,你以为谁都有那个资格去理想主义?这里是嘉世,是职业联盟,不是你家!”

  说完他自己也是愣了愣:“我是不是说得有点过分了?”

  门口的铃铛又响了起来,有谁有说有笑着走了进来,坐进灯光的阴影里隐没了踪迹。冰块撞击的声音清楚而响亮,很快又在液体中归于沉寂。很久以后,他才听见自己略有迟疑的回答:“没有……”

  他摇了摇头:“没有,你没有说错,继续。”

  刘皓盯着他酒杯里早已不是那么方方正正的冰块,灯光穿过冰,穿过酒液,穿过玻璃,带着色彩透着一层层的折射落进他的眼里,纷乱地杂糅在黑褐的瞳孔里,辨不清细节。

   “继续,继续什么?”

  他扯了扯嘴角。

  “其实你根本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是我想事情变成那个样子的吗?没人想的,谁都不想变成那个样子!陈夜辉来找我的时候我有犹豫过,其实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你一句认可,我就可以好好跟着你干下去。我本来就是为了你才来嘉世的,当时的训练营里,有几个人不是为了你到嘉世来的?

  “可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叶秋清楚地听到了一声哽咽,事情似乎在朝他预料之外的方向发展。他拧了拧眉头,还是选择没有开口。

  “你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否决一个人的全部希望,你一个眼神就能无视掉一个人背后全部的努力。叶秋,你以为你什么都懂,其实你什么都不明白……我……”

  蓄在眼眶里的眼泪终究是没能忍住,从眼角处决堤,一路倾泻而下,最后崩塌了嘴角努力扯出的全部笑意。他开始大口喘气,握着杯子的手指微微泛白,就算下一秒杯子会被捏碎、玻璃会扎进他的手中也全不在乎。

  “对!俱乐部里言论风向是我搞起来的,说你不能赚钱是我先讲的,说你专断独行也是我提出来的。陶轩中途有要和你好好协商,让我转达,是我故意简化了意思再和你说的。呵,你当然不会同意,那时候你满脑子就想着比赛,习惯了我去交涉,也没想过要去和他面谈弄清情况吧?你根本……你根本除了你的荣耀……你什么都不在乎!

  “你知道那时候为什么我明明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我还是不走?因为就是那天晚上,你来看我和别人的对战练习,和我说,大局观不错,细节捕捉得很好,好好打,再专注点,你在职业圈里会有很好的发展。给我憧憬的是你,质疑我的是你,鼓励我的是你,到头来否决我的人还是你,可你知不知道……队长你知不知道,我进队的时候,只要你给我点头,你说声干得不错,我就很高兴了!我就可以好好打下去了!但没有!从头到尾,一次都没有!你只会说刘皓你专心一点,你只会说打比赛不要老想着投机取巧。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你站在我的立场想过吗队长?我也只是希望队伍好啊!谁他妈脑残到呆在自家队伍还给自己找茬的?我只是要一声肯定而已,但你一次都没有,只有否定,否定,否定,否定到最后,连我自己都要质疑你一开始给我的认可是不是只是一个笑话!

  “我……”

  一口气说得太多,说到最后他自己一口气没能喘上来,按着桌子咳得一塌糊涂,眼泪鼻涕糊了满脸都没空去擦。对面伸过一张纸巾,他顾不上说谢,扯过来用力擤了把鼻涕,听那人软下了声调,像是安抚:“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那么在乎他?”

  “你不懂……”

  “我懂。”

  “你不懂!”

  “我懂!”温和的声音陡地强硬了起来,他抖了一抖,满脸潮乎乎地抬头看他。看着那张脏兮兮的脸,叶秋一下子又软了回去:“我明白的。”

  “他一直都是这样,走得太快,还非要别人自己去跟上他的脚步。”

  叶秋偏过了头,视线微微扬高,嘴唇的弧度也跟着上扬。

  “他觉得自己可以,所以从来不觉得别人就不可以。”

  要追上一个不会等自己的人有多难,我比你清楚得多,也在努力赶上,所以我理解。领头人不够温柔,就只能自己坚强点了。只是……

  “既然你撑不住,为什么不干脆把他给放下了?”

  “把他……放下?”

  刘皓揩了把水渍纵横的脸。

  “你要我……怎么……放下。”

  刚刚的一连串爆发花去了他剩余的全部力气,呼吸跟不上供氧,说起来话都是疙疙瘩瘩的,几个字就要哽一哽。

  “你怎么就搞不……搞不清楚呢?叶秋你知道那个时、时候,我有多喜欢你?我就是为了你去嘉、嘉世的,第四赛季,你们输了,我看见你、你一个人站在顶楼楼梯拐角窗口抽、抽烟。”

  他一直记得那个场景,那天的月亮很圆,清泠泠的光给他罩上一层薄薄的纱,那点火光却要把它烧出一个洞来。烟雾朦朦胧胧的,他站在楼梯口,忘了自己是奉吴雪峰之命来找人的,只是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处,乱七八糟想着也不知道背对着他的那张脸上,有没有哭泣的痕迹。

  可是,再也不会有了。

  “我一直知道你的压、压力,我想……想帮你的,我本来、本来不想走的。我就是想要个,认可,怎么了?一直都是我去试图靠、靠近你,你只会骂我,你怎么不来问问我,我是怎么想的?

  “我现在已经,是,呼啸副队长了,你还要来管我,你、你凭什么管我?我都走了,你还要,对我挑三拣四,你凭什么?我已经被你否定够、够了,我不想听了,我受够了!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你,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叶秋听见了自己的叹气声,这一声是给谁的?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他发觉按照自己身份的立场,就算当场和这位呼啸副队长翻脸也没什么问题,可最后他把手放在了他的头上,力道很轻,呼吸也很轻。

  “现在我知道了。”

  刘皓怔了怔,打掉了他伸来的右手。

  “你别这样……别……别对我那么好……既然一开始就烦我,现在不、不要我对那么好……不要让我觉得你,你还是在乎我的……”

  手指停在半空缩了一下,他收回手举起了酒杯,最后一口鸡尾酒顺着喉结的滚动缓缓咽下。他抬起拇指抹去了嘴唇上薄薄的一层水光,酒吧里蒙昧的光压住他刻意放缓的语调,又轻又沉,有些许干燥的低哑。

  “那你觉得,我是他吗?”

  刘皓眨巴着眼看他,眼神雾蒙蒙的,说话也有些飘:“你不是。”随即,又跟个孩子似的笑了起来,“你就是他!”

  叶秋也笑了,他背对着灯光站了起来,隐没了眼底的最后一丝亮光。他向他伸出了手。

  “那就和我走吧。”

 

  “你对我做了什么!”

  惊恐感不可抑制地从心底升起,伴随着难以言喻的愤怒与羞耻。叶秋看着他精彩纷呈的脸,冲他礼貌地笑了笑,坐到了写字桌前的椅子上:“刘副队未免有些想多了,我什么都没有做。”

  “我操你妈逼个祖宗十八代!”刘皓气得口不择言,骂娘的话都说得乱七八糟的,吼出来之后整个人都在发抖,脸涨得比嘉世队徽上的秋叶更红,“你这他妈还叫什么都没做?你没做老子为什么什么都没穿!”

  “信不信随你,我没有骗你的必要。”他低头拆起了桌上的塑料袋,小笼包的香气一点点溢了出来,他随手拿起一个放进嘴里,“昨天还是你先拉住我的,你不记得了?”

  “你放屁!”

  叶秋拍了拍自己的耳朵,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笑改了话题:“说起来,职业选手这样深夜酗酒,被发现的话不会被俱乐部罚吧?”

  刘皓咬牙切齿着眯起了眼,五根指头几乎要在被子上抠出个洞来。他试图回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大脑只给了他一个头痛欲裂的信号反馈。叶秋递过来的那个不置可否的眼神他看得很清楚,从容不迫的置身事外,像极了另一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上惯常出现的表情,让人不由自主仰望,又恨不得把他摔在地上狠狠践踏。

  可等一下……

  一模一样?

  他倏地瞪大了眼:“不对……你,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你是叶修的什么人?”

  低头吃早点的动作顿了顿,叶秋把食物咽了下去,抬起头,笑意似有似无:“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叶秋……”

  他喃喃说道,嘴角抽搐了两下,看起来像是要笑,眉毛却纠结成了一团,和嘴边的笑扭在一块儿,说不出的怪异滑稽。

  “你叫叶秋……”

  嘴唇在不住发颤,他抖着手拉开被子,踉跄着跌走两步扑到了沙发上,拎起了自己被妥善叠好的队服:“你叫叶秋,那他算什么?!”

  “他是叶修,”叶秋静静地看着他,“一直都是,从头到尾,叶秋只有我一个。”

  “只有你一个?只有你一个那他妈第八赛季之前在嘉世的人都是鬼啊!——哦,哦我知道了,你们,兄弟两个串通好了打假赛是不是?难怪他一直不肯抛头露面,敢情那个嘉世王朝三连冠,全是你打下来的,是不是!”

  刘皓看起来已经全然失去了理智,这样反倒衬得叶秋的平静分外诡异。没有愤怒的反驳,没有激烈的辩解,他的双眼像是蕴了两口井,语调依旧是那般的平缓和淡:“我不会玩荣耀。”

  刘皓嗤笑一声:“你以为我会信吗?”

  叶秋耸耸肩:“随便你信不信。刘副队,打荣耀的自始至终只有那么一号叶修,在嘉世队长背后给他使绊子穿小鞋的刘皓,应该也只此一号,别无二家了吧。”

  寒意。

  彻骨的寒意。

  他能看见冷汗从额头滑落,坠在睫毛上,迟迟没有落下。凝固的血液让发声也变得困难,衣服从指间滑落,他木愣愣地站着没有反应,拉链打在他的脚背上,金属的冰冷激得他缩了缩脚趾。

  “我……我不是……”

  他想要解释,却发觉自己连到底说漏口了什么都全无印象。记忆驳杂到只有一团混乱模糊的色彩,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只言片语,七零八落的,根本无法组织成句。

 

  “你慢慢说,我听着。”

  “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在乎!”

  “你要我……怎么……放下。”

  “那就和我走吧。”

 

  “我只是……”

  “不用和我解释了。”叶秋拍了拍自己上衣站了起来,朝他微微低下了头,“你觉得这样的解释还有意义吗?”

  刘皓猛地咬住下唇,一个血红的印子飞快烙了出来,又随着他开口渐渐消失在了一片近乎于白的浅红里:“你以为我怕你吗?叶秋,叶秋是吧?我现在也知道你们的秘密了。谁知道你们背后到底做了什么?打个比赛都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呵呵……不管你们有没有真的代打,只要我把这件事说出去,叶修就完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就玩完了!你别以为我干不出来!”

  “是吗?”叶秋拉开椅子,不慌不忙地转向了房门,“那你就试试吧刘副队,到时候还可以比比看,到底是叶修有个名叫“叶秋”的双胞胎弟弟的消息比较带感,还是嘉世前副队被爆逼走前队长来得够劲。”

  刘皓把手搁在沙发背上,攥得死紧也不觉得痛。

  “早饭就在桌上,小笼生煎,还有一杯豆浆。还热着,要吃快吃吧。我先回去了,自己回去的时候想想怎么和你们家队长解释吧。”

  “你等等!”

  砰。

  回答他的,只有一下简单的关门声。刘皓僵硬地站在原地,半晌才想起来,自己应该要先穿衣服。

  洗漱好出来后,桌上的早饭还有一点余温。他刚刚拿起一个生煎,一个电话先打了进来,刘皓拿出手机一看是自家队长的,赶紧把生煎丢回到了袋子里,油乎乎的手在队服上随意抹了抹,按上了屏幕里的接听键。

  “喂,队长,我……”

  “休息够了吗?”

  “啊?”

  “昨天有人和我打电话,说你还不舒服,他带你重新去医院检查了。”唐昊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全然没有昨晚对着他发火的架势,“检查要是没问题,休息够了就回来,下午复盘。”

  刘皓龇着牙捶了捶还在隐隐作痛的脑袋,小心翼翼地问:“队长,你不生气了啊?”

  “比都比完了我还气什么气?”这回唐昊听起来倒真是有些没好气了,“晕都晕倒了就少来虚头巴脑那套。昨天整的那套检讨今天给我拎清楚了,下午复盘说不出点实在东西再跟你算账。”

  “是,是。”

  刘皓嘴上陪着笑,电话挂下后,整张脸都阴得能滴出水来。

  “多管闲事。”

  说起来昨天会怄气出来喝酒还是因为被唐昊训了话。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醒来后立刻诚惶诚恐的道歉,换来的是劈头盖脸一通“别老是搞花架子”的痛骂。

  叶修也是,唐昊也是。

  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

  他把手机扔到了床上,转头看见桌上散着香气的早餐,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生煎煎得很好看,焦黄的外皮,边缘是一圈浅浅的金,一看就让人有食欲的色彩,和清晨日出时的天空一般灿烂明媚。

  就和很多年后,他向他离开的背影追去,看到的天空的颜色一样。

  那时候再回想起今天,他才恍然醒悟,这大概是那么多年来,他看过的最温暖的色调。

 

  走出酒店的时候,初夏的风打着旋撩起了他的鬓发,在暖融融的阳光下还是稍显凉了些。先前在UBER上叫的车估摸着也快到了,叶秋站在马路边上,法梧的影子和碎光一道扑簌簌落了他满身。有一点光正巧飘进了他的眼里,他眯起了眼,抬手挡在了眉上。

  其实昨晚把他带过来,不是没想过要做点什么的。

  算是发泄?还是单纯的有趣?抑或是时机正巧,借着些微酒劲,不妨来上一发?

  大概,都有吧。

  只是等衣物都被褪去,他把手指按在了他的唇上,只觉得指腹间一片潮热的痒,不轻不重地挠在神经末梢最敏感的地方。

  他笑着看着他,眼神很单纯,明亮的,依稀闪着光。

  他说。

 

  “叶秋,我喜欢你。”

 

  “这是要我怎么样?”

  他想起昨晚给手机解锁的时候输入的密码,0529。

  正正巧巧,是他的生日。

  他轻轻笑了笑,放下手,对了对手机上显示的车牌号,大步走向了刚刚停在路边的轿车。


-终-


评论(32)
热度(81)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