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YGO/游戏&亚图姆&十代】铭记

心血来潮想写一组六代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的故事,按照动画线来了~

信的格式如果不妥,欢迎指正~

难以忘记GX最后的结局,送给最初的王和最开始陪我打开YGO世界的十代。

AIBO,生日快乐~



游戏さん:

  拜启。您最近过得怎么样?突然来信,有些冒昧,收到信的时候您大概已经准备出发了吧。不必专程给我回信,我很期待当面听到您对如今决斗界的见解。我正在北欧的一个小镇里寻找一位传闻中的决斗者,不是太顺利,不过就此放弃果然还是会不甘心。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决斗者不能被这点问题给吓跑,也许这也是他给挑战者的考验吧,想一想就有趣了起来。

  上次您提到的,关于新一批禁限卡对旧战术连锁的影响,还有新卡加入后的更多战术选择与可能性,我有了一些想法,虽然马上就要见面,还是想尽快和您分享自己的心得。距离上次见面又过了三年,之前也是这个间隔,哈哈哈,我们似乎和这个数字很有缘分。

  闲话后谈。我分析了一下目前禁限卡表上卡片的效果类型……

 

  这是第几次独自出行海上,武藤游戏已经记不清了。

  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上船时,母亲还为自己担忧过,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负担,仿佛这样的事已经做过了无数回。只是夜里靠在船舷边上,偶尔还会在听到人声的时候下意识回头,一恍惚依稀能看见城之内和本田在进行没有营养偶尔还带点颜色的对话,杏子就差把“无可救药”四个字写在脸上给他们看,貘良总是微笑着不插话,还有一个人不常出现,但一直站在理他最近的地方。

  他笑着回过头,看着月光洒落海面,星屑沉浮翻涌聚成光道,银河汇入汪洋。

  现在这样的场景越见越少,交错的节点渐渐稀疏,也越发显眼。上周城之内还在电话里反复威胁这次大赛再放他鸽子,下次就搬空他们家的卡片库存,爷爷肯定是很高兴了,他想了想,决定下次回家时把这段威胁从给爷爷的汇报总结里去掉。

  他们聊了挺久,现代通讯欲渐发达,见面和电话已不是必要的交流方式了,只要敲敲触摸屏还会自动跳出颜文字——虽然他很少用到。这样漫无目的的闲聊,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说到最后,他听见对面好像抽了下鼻子,正要顺势调侃两句,城之内先开了口。

  “你和那家伙真是越来越像了。”

  “……是吗。”

  当时是什么心情,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能确定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笑着的。

  在晴朗的深夜看海,已是武藤游戏坐船的习惯,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夜间吹风可以更好地思考问题,比如某位后辈给出的新战术思路。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别在腰间的卡组开始微微震动,决斗王拿出陪伴他十余年的卡组,抽出其中那张罪魁祸首,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你也很期待和他再次决斗吗?”

  栗子球眨了眨眼睛:“くりくり。”

  “我也一样。”

 

  啊,羽翼栗子球我一直带在身边,您送给我的卡是我最重要的伙伴之一,看到它就能想起您对我教导,直到今天我都非常感激。这次我也会带上它一起出战的。

  或许您不知道——啊哈哈,是我太自大了,本来也不会知道吧。在决斗学院入学考试上,羽翼栗子球就帮了我大忙,之后也在它的陪伴下度过了一次次难关。说起来我从一开始就得到了您的助力,其实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自己看到的您是一个幻觉,但那天它指引我来到您面前,我才终于确信是您的信念始终支持着我的成长。

  您当初说,这是一张幸运卡。如果说得到羽翼栗子球是我最初的好运,那您就是一切奇迹的起点吧。遇见您,遇见羽翼栗子球,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说出那么夸张的话,会让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武藤游戏笑笑,“不过也是十代くん会说出来的话了。”

  不知道吗?

  所有的事都是知道的。他的首场比赛,他曾在阴影处为他无声鼓掌。

  虽然KC的海马社长把欧西里斯红作为学院里的最低等级,到底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给了他不少权限。刚知道这件事时,城之内克也差点杀进KC顶楼要和海马濑人讨个公道,武藤游戏无可奈何,拿出决斗学院自由通行证,才勉强安抚了好友。

  尽管很快又被“为什么老子没收到这个?!”拖进了下一轮的哭笑不得。

  通行证当然不止是自由出入学院这么无关紧要的作用,只要他愿意,说出来的话在学院里的效力仅次于海马濑人和校长本人,也难怪没有送给城之内克也。这种话自然是不能说给他听的。海马濑人究竟是怎么稳住他的,武藤游戏好奇了很久,可惜好友故作神秘,只好把这件事充作自己和真崎杏子、本田广之间又一个无关紧要的赌约。那天出现在学院新生考核点附近并不是一个意外,每一年的预备生名单他都曾过眼,最初,他便是冲着“游城十代”这个名字而来的。

  为了这个曾两次穿越时空来会见自己的少年。

  也是如今少数曾与那人势均力敌过的决斗者。

  从无忧无虑一往无前的热情青涩,到踽踽独行负重前行的沉稳淡漠,那几段最重要的成长,他未全部亲眼见证,也都通过蛟岛校长和栗子球之间奇妙的交流知道了全程。

  海马濑人多少知道他对那位决斗天赋异斌的脱线少年青眼相待,一度嗤笑过自己看人的眼光十年如一日的差劲。他熟知这位社长不可一世的秉性,倒也没有戳穿海马人的事。光之结社动乱时,海马濑人选择冷眼旁观;Darkness出现后,武藤游戏渡海而来,也不曾出手。他们都在等待,在等待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这次比赛是KC举办的世界顶底决斗大会,他的邀请函由KC社长亲自签名专人送到他的手中。等看到比赛名单,他了然地接下了这份时隔十余年的邀约。

  “既然是你和他看重的小鬼,不要表现得让我太失望。”

  不会。

  他也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

  这是一个坚强而努力的孩子,自己在船上等待最终的结局、栗子球忽然开始发光时,武藤游戏就知道了。他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然而直到最后,付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他都没有放弃紧握在手上的、值得珍惜的东西。那个人看得比谁都通透,他明白。

  “他是一名英雄。”

  “欸?”

  “虽然我对他的了解只是这一次决斗而已,但卡组是骗不了人的。能和名为‘英雄’的卡组建立如此深厚的羁绊,他也是一名了不起的战士。”

  那时候,那个他是这样告诉他的。

  “あいぼ,他会成为未来的英雄。”

  三千年前埃及的王。

  在展览室目送游城十代的离开,他走上前,按住展览台,目光落在他们曾经所共有的、独一无二的卡组上,穿过漫漫光阴,与他低声说道;“是啊,他已经是一个英雄了……亚图姆。”

  所以,他做出了和曾经那个未来的自己,一样的选择。

  武藤游戏并没有等待太久,时光的那一头经历了一场热血沸腾的激战,于此处也只是瞬间的波动。他看见归来后的游城十代的神情,就清楚少年终于完成了,属于他自己的最后一步。

  “游戏さん……”

  “找回来了吗,重要的东西。”

  游城十代怔了一怔,眼中的阴霾已然一扫而去,笑容明快而爽朗:“啊!”

  就像他们最初的相遇一般。

  他也笑了起来。

  “十代くん,临走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送给你。”武藤游戏转过了身,“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就算不用提醒,也会好好拿在手里,所以不要忘了,最重要的是看得见却又看不见的东西。看清楚自己的心,绝对不要忘记它。”

  他向外走去,听见身后渐渐变轻、又突然响亮的话语。

  “看得见又……看不见的东西……

  “游戏さん,我知道了!不会再忘记了,最最重要的东西!

  “下一次再见面,请再和我来一场快乐的决斗!”

 

  那之后我时不时会想起这句话,旅行很快乐,偶尔也会碰到不知道怎么办的情况,坐下来问一问自己什么是现在看得见又看不见的东西,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了。游戏さん不愧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决斗家,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能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

  那场决斗重塑了我的人生,您告诉我的、和传说中的王一起帮我重新找回的东西,决斗很快乐,我永远不会忘记了。

  说了很多废话,希望您不会觉得啰嗦。我很期待这一次的比赛,让我们再来一场最精彩的决斗吧!

 

敬具

20XX年X月X日

游城十代

 

  那么现在,就是兑现承诺的时刻了。

  少年已成长为青年。

  他们也只剩他一人。

  说来斗转星移,到底物是人非,技术日新月异,卡牌不断更迭,或许哪一天,连他们熟悉的决斗方式都会出现翻天彻地的改变。就像那位叫游星的少年,他骑的似乎叫……D轮?未来的科技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那天情况太过紧急,无从叙旧,直到最后他们也没能再来一次彼此之间酣畅淋漓的决斗。可现在也为时不晚。

  “你也在见证吧。”他说,“这一次,就交给我了。”

  黑夜在星海中缓缓沉下,星光越涌越多,慢慢地向着海平线游动,在某一瞬间,海天交接,光芒万丈。

  那光辉之中,有什么黑色的影子一点点出现,直到变成完整的岛屿形状。海岸线愈发明晰,港口近在咫尺,有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站在那里,等待命运的再一次交会。

  “游——戏——さ——ん——”

  船停靠在码头。

  他背着行囊走下阶梯。

  “啊,好久不见,十代くん。”


-完-




最后出于私心放一下写本文时的BGM,《梦与星光的海上》,中间有几段歌词莫名觉得很适合AIBO和十代~


评论(8)
热度(32)
  1. 置物燃烧打牌妖客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我要死了!!!!😭😭😭😭😭成熟稳重的aibo和十代相处模式不...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