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淡坑。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YGO/游了】被需要

凑个高考作文的热闹【。】
沙雕,有病,想放飞一下,除了题目其他和作文毫无关系【靠】
祝今年可爱的考生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已经考完了就好好放松玩耍吧!这个最漫长的暑假是给你们的最好的礼物~


  藤木游作设想过很多和鸿上了见再会的场景,或许还是对手,往好点想能成为伙伴,再不济也不至行同陌路,哪怕只是Revolver在LINK VRAINS里冷眼旁观,他也相信他是注视着自己的。

  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一份热狗和冰咖啡,老口味,谢谢。”

  努力和红肠作斗争的藤木游作甩甩手腕:“老口味是……是你?!”他猛地抬起头。

  “不是我。”鸿上了见翘翘嘴角,“怎么,我来过那么多次,连老顾客的口味都不记得吗?”

  藤木游作被噎了一下:“不……之前是草䕌哥……也不是,请稍等。”

  嘴上语无伦次,手下倒是相当利索。姑且不说他是他的勇气君鸿上了见,草䕌翔一的热狗摊熟客掰着指头就能数过来,愿意给特殊优待的更是稀有,旁听几次也记了个七七八八。

  烤到发脆的面包,煎得微焦的红肠,要加生菜和芝士,胡椒粉适量,最后挤上美乃滋和番茄酱;配上一杯冰咖啡,加奶不加糖,完美的快餐组合。

  ……实际操作并没有那么尽如人意了。

  帮忙看摊卖热狗也已经好多回了,但拿了正规营业证的烤热狗专业户和他这样临时来凑数的小零工果然有本质的不同。鸿上了见接过午餐一坐下,藤木游作的手心就开始冒汗,远不如决斗时坦然。白发的青年面对比自己还要小三岁的少年总是忍不住放下自己一贯的进退得体,才吃下一口就径自点评了起来。

  “红肠煎太老了。

  “胡椒粉加少了,把盐的量分过来点。

  “奶球要加三个,你这样,他的熟客会被你劝跑吧。”

  少年立刻把同一批次的红肠丢进了垃圾桶:“抱歉,我再给你做一份。”

  “不必了,勉强能入口。”

  藤木游作异常坚持:“我要重做有三个理由,第一,不能把草䕌哥的熟客劝跑;第二,你不喜欢我刚才做的那一份;第三,我有信心可以做出你喜欢的热狗。”

  鸿上了见:“……那你做吧。”

  刚做好的热狗还有些烫嘴,他吃得慢了一些。斜过眼就能看见边上铁铲和铁板一齐上阵,“嚓嚓刷”地上演着进行曲,新浇上的油噼啪伴奏,油星子在翻滚的红肠间跳舞,配上男高生时不时的挤眼皱眉抿嘴,间或抬手抹一下脸上渗出的汗,也算下饭。快餐之所以是快餐,就是能在鸿上了见吃完第一个热狗前就上来第二份,由蓝发小帅哥亲自给他送到桌前,烤肠还滋滋冒着油,夹在新出炉的面包和最新鲜的生菜里,配色相当赏心悦目。

  如果这不是他的第二个热狗的话。

  “你也太快了……”青年有点被噎到,“为什么还有一杯咖啡?”

  藤木游作比了三根手指:“这次加了三个奶球。”

  “我不会付钱的。”

  “我请客。”他想了想,一本正经又加了一句,“刚刚的不合胃口可以丢掉,车里有垃圾桶。”

  “……”

  扔掉不在他的选项里,可少年的眼神太过殷切,前一个也没法好好吃下去了。鸿上了见僵着手把拿在手里的暂且放到边上,拿过了新上桌的,稍稍吹了吹,放入口中。

  “怎么样?”藤木游作向前按着桌子俯身问道,尾音上扬。

  鸿上了见在阴影里闭着眼细嚼慢咽,直到把嘴里的东西完全咽下:“再不回去红肠又要烤焦了。”

  没有回应。

  他硬着头皮睁开眼,低头的姿势没有改变,只有目光上抬。

  啧。

  他继续僵着手把新做好的咖啡移到嘴边:“下次少加点冰。”

  “我再……”

  “不必了!我今天就想吃冰多一点的!”

  鸿上了见知道惦记了他十年、只靠自己和草薙翔一就敢和汉诺骑士死扛到底的Playmaker是个极认死理的家伙,但耿直到这份上,有再多心理准备他也遭不太住。幸好耿直的人都不难哄,藤木游作转头回热狗车的时候,他居然觉得松了口气。

  事已至此,他也不愿意把东西带回家了,干脆吃完再走。鸿上了见胃口不算很大,两份热狗还能勉强吃下,两杯咖啡实在让人头大。中途来了几波客人,藤木游作没有再看他,兢兢业业对付着手下的活计。他今天似乎没有把那个吵闹的伊格尼斯带出来,正好,自己今天也只是想来吃个午饭。这样的场景依稀有些熟悉,短短几个月,如今回忆起来却仿佛是几年前的事了。

  几年?

  两年,五年,还是……

  “这是你的朋友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飞散的思绪。

  “好少见啊,我之前一直以为这是草薙さん为你准备的专座。”

  “嗯?”

  “毕竟每次过来都能看到你坐在这里嘛,倒是很少看到有其他人坐下。哈哈哈,要是说错了不要见怪。”

  “……嗯,他是我的朋友。”藤木游作把做好的热狗用纸包了起来放到牛皮纸袋里,“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

  啊,是了,这样熟悉的场景。

  只是当时坐在这里的人还是藤木游作。

  永远都坐在这个座位上,面前摆着个平板电脑,有时候在吃热狗,一边腾出一只手在屏幕上刷刷点点着什么,几乎从不抬头,标准的网瘾少年形象。如果不是那天他大摇大摆带着人冲进自己家里,他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网瘾少年不知何时已认出了自己是谁,又悄悄记住了自己平日里习惯的口味。

  他拎起了剩下的大半杯咖啡:“我先回去了。”

  藤木游作依旧低头翻烤着红肠:“这么快就回去了吗?”

  “耽误很多时间了。”

  “是回那里吗,”他问道,“星尘大道?”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吧。”鸿上了见答道,“我走了。”

  “Revol……了见。”

  他停下了迈出的脚步。

  藤木游作抬起了头:“我很需要你。”

  他转过头,视线与视线交会。

  “今天你能来我很高兴,热狗我做得还不太好,我会继续努力做出你喜欢的热狗的。”他说,“我想告诉你,不管是十年前,还是这十年间,都是因为你我才能坚持下来的。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软弱无力的孩子了。

  “那一次,我赢了你,和你一起跨过了命运的深渊,我已经不会再为过去的事挣扎了。就算你不记得,我也要和你一起抓住崭新的未来,如果当年是我需要你,那么现在——

  “我希望你也可以需要我。”

  他很认真,眼睛很漂亮,被那样的眼睛用这般恳切的眼神注视着总是很难说出狠心的话,虽然自己似乎说过不止一次。

  几年?

  仿佛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父亲已然离开,伊格尼斯隐患未消,心结并没有真正放下;施以援手过,一意孤行过,出口伤人过;有愧疚,有心软,有后悔,一直让自己忙于奔波,这样才可以不去想万一再次见到该怎样面对。

  独独不曾想过那样的自己也被人如此需要着。

  可以在离别后不再为来日重逢隐隐不安,只是坐在这里消耗了一个没有意义的中午。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藤木游作。”鸿上了见说道,“要让我塞下两份午餐才满意的热狗车零工我不需要。”

  “那么下次一份就可以了,我会和草䕌哥好好学习的。”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这个人很难交流?”

  藤木游作用力一点头:“嗯,我有一点社交障碍,不过在你面前,我可以没有顾及地说我想说的话。”

  “……谢了,我更希望你可以均衡一下,第二次的胡椒粉加太多了。”

  “好,我知道了。”说着还往边上敲了几下,不知道是不是在边上的平板里记笔记。

  “加油吧。”他挥挥手,“下一次你出摊,说不定我还会来的。”

  “了见!”

  藤木游作在背后说道:“我会让你成为我的熟客的。”

  他没有回头,也许是笑了,也不管后面的人能不能听到:“谁允许你叫我名字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为什么会过来呢?

  大概……还没吃过那样故作镇定又不知所措的热狗车小零工做的热狗。

  在靠近的一瞬间,少年额角的汗顺着鬓角缓缓滑下。

  他闻到了心动的味道。

 

-完-


评论(2)
热度(32)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