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YGO/了游】暴雨

绝了,屏得要吐,回子lo了。

是有色废料。

地址在最下方——



        再一次线下会面是一次偶然。

        暴雨来得突如其然,鸿上了见就近找了个屋檐躲雨的时候,未曾想到某个蓝发高中生会顶着书包、穿过狂轰滥炸的雨线、直直地向自己冲来。等反应过来要逃走,疾跑而来的少年在台阶下抬起了头,他们于不到一米的距离隔着半透明的幕帘,看到对方溶解在水中的眸色。

        脚步骤然停止。

        “Re……vol……”

        “傻站在那里做什么?”鸿上了见厉声道,“不怕决斗盘失灵吗?”

        “它防水。”藤木游作如是说道,完全忽略了隔着包混杂在雨声中自家AI委屈的抱怨。

        “……”

        说归说,他两步跨上台阶,抹了把脸上的水,向着身边的人抬起另一只手,在即将碰到手臂的一刻,又缩了回去。他抿了抿嘴,眼角瞥见鸿上了见已伸出半条腿,猛地拉住了他:“等雨停了再走吧。”

        鸿上了见侧过头抬抬眼。

        “这里是我家。”

        大雨倾盆而下。


        从浴室出来,正对上少年局促不安的目光,再往边上偏一偏,桌上摆着刚准备好的简餐。这间房子比他想象的还要破败空落,坑坑洼洼的墙面,老旧的家具,除了电脑几乎看不到任何私人用品——这样看来,一样空落的还有冰箱。藤木游作已经很努力地从那个空荡荡的冰箱里挖出点能用的东西了,虽然成品只有加了沙拉酱和两条红肠的热狗,跟一杯牛奶。看见鸿上了见四下打量,他赶紧站了起来:“衣服还合身吗?”

        “勉强。”

        “家里只有这一些……你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

        鸿上了见把视线收了回来:“没必要。”

        藤木游作异常坚持:“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不吃晚饭对胃不好。”

        “……我吃这些就行了。”青年被噎了一下,“你能打伞出去买,还不如把伞借我回家。”

        “雨太大,打伞也没用,你会淋湿的。”

        鸿上了见一脸莫名:“你就不会淋湿?”

        藤木游作一脸坦然:“我还没洗澡。”

        ……他完全搞不懂这个小孩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自己洗澡时,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捯饬什么。贴在身上的衣服看着像是半干了,发梢还淌着水,猜不透是他本来就对自己那么随便,还是因为不速之客乱了手脚。半强制地把他塞进浴室后,鸿上了见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开始在房间里四处走动。伊格尼斯已经被藏了起来,只有家政机器人安静地站在角落。一览无余的屋子,大大方方地向他敞开,干净得清冷,简洁到谨慎。伊格尼斯大概也不会在柜子这种太过好猜的地方,看似随便的邀约,敢凭自己和朋友两人就能和汉诺骑士团叫板的Playmaker,果然不是什么天真单纯的角色。

        鸿上了见不自禁地扬了扬嘴角。

        家政机器人外形倒是意外地可爱。说来那个吵吵闹闹、疑似有表演型人格的暗之伊格尼斯也完全看不出和它的原型有半分相似之处。

        他沉下了脸。

        浴室里的水声同时静止。

        “Revolver!我忘拿新浴巾了,在桌子旁的柜子里,可以帮我拿一下吗?”

        没有得到回应。

        隔着门听不清外面的动静,藤木游作等了一等,拉开门探出头去:“Re……你……”

        鸿上了见拿着浴巾站在门口,忽地抬手抓住他的肩膀,没等他回过神来,砰得一声响后,自己已被按在了浴室门上。

        ……背上有点疼。

        比起轻微的痛感,赤裸带来的尴尬让他一时组织不出成形的语句。幸好事件的制造人抢先发话,刻意压低的声线,恍惚间仿佛真的是Revolver在同他对质:

        “你到底在相信我什么?”

        迷茫一闪而过,藤木游作迅速对应上了他的思考回路:“你救了我。等下,你先把……”

        鸿上了见打断了他:“是我诱拐了你,你没有忘记吧。”

        “可是你救了我。”少年自己把浴巾拉了过来,可两人贴得太近,单手动作怎样都有些不便,他叹了口气,抬起头,“我相信我自己,那时候你是真的想邀请我去打牌的,不是吗?”

        “你想当圣人吗?”鸿上了见轻蔑地笑了,“听着藤木游作,我再说一次,收起你自以为是的感动,当年我为你做的一切只是出于良心不安。在我父亲出事的那一刻起我就后悔了,如果知道会是那样的结果,我是绝对不会拨出那个电话的。”

        沉默片刻,那双祖母绿般的眼依旧清亮,坦诚地看着他,似乎一路看到心底:“你没有必要故意气我。”

        “我只说事实。”

        浴巾突然被扯下,距离瞬间清零,双手被扣住,嘴唇上传来疼痛的感觉。

        藤木游作瞪大了眼睛。


↓请走

http://yspresent.lofter.com/post/1d15be9d_eebdb63c

0【】5【】2【】9

【去掉非数字部分】

评论(13)
热度(63)
  1. 置物燃烧打牌妖客 转载了此文字
    吹爆妖客太太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