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Retrospect

继续更新,我是不是好勤快!【呸】

其实是个小系列,后续争取这周赶出来2333

梗来自我最爱的作者之一博尔赫斯的《另一个我》,原文非常、非常、非常好看,强烈推荐!比我这个毫无逻辑的流水账好看多了XD

东爬墙西爬墙了一年,还是我大全职最温暖的_(:з」∠)_【起来填坑去】



  饶是叶修自诩见惯了世面,碰到这样的场景也难免愣了神。事实上他并不是很确定那个人是否的确是他猜测的那位,毕竟就算天天对着镜子洗漱,人对自己的形象认知,总是比对他人要模糊一些。他可没有日常看自己影像的习惯。

  他决定直接上前询问一下。

  “叶修?”

  少年抬起了头,一瞬间的错愕后,又回到了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冷淡模样:“有事吗?”

  “不回家?”

  对面直接扭过头,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手中的PSP上。

  叶修笑了一笑,径自在他边上蹲了下来:“A中初三(1)班?手上这个是庞小胖借你的吧。”

  少年手上的动作明显乱了,虽然看不清画面,不过看他的表情,这局已是回天乏力。他拧着眉头重新转过头来,这次终于好好地正视了他的眼睛:“请问您有事儿吗?”

  “没事儿,瞎唠唠。”叶修说着自顾自点起了烟,顺手给他也递了一根,“来一支?——差点忘了,你不抽烟。”

  他面无表情道:“要找人的话,打车到德胜门,安康胡同5号欢迎您。”

  这个圈绕得远了,叶修抽了半口烟才想起来那是个什么地方*,剩下半口烟直接笑得呛在了喉咙口。他咳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少年已经开了新的一局。他挠挠头发:“哎,我不是神经病。”

  嗒嗒嗒。

  “其实我是十五年后的你来着。”

  嗒嗒嗒。

  “跟老爸吵架逃出来的吧。”

  嗒嗒嗒,嗒。

  “嗯……WOW杂志被没收了?”

  嗒!

  “您哪位?”

  短短的三个字一个问号里透着十分的咬牙切齿,叶修笑出声来,在少年着着火的目光下摆了摆手:“没,我没笑话你的意思……噗……我那时候有这么不讨喜啊。”

  “现在也很不讨喜。”少年冷冷道,“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别介,我就是和你随便聊聊天。”烟抽到了底,叶修随手把它丢在地上,挪过脚去碾了一碾,“你想,如果我真是从未来过来的,报警有用吗?”

  “没试过怎么知道没用?”

  “那你试试。”叶修蹲久了腿有点麻,捶捶膝盖又站了起来,“带手机了吗?”

  手机自然是拿不出来的,少年眯起了眼睛:“你真的是未来的我?”

  这才对嘛。

  在南方待久了,听到一声“你”叶修反倒觉得倍感亲切。他走到另一边坐了下来:“可以坐吗?”

  少年斜了他一眼:“你都是这样征求别人意见的吗?”

  “也不全是。”叶修摸了摸口袋又放下手,没有再抽烟。

  “你怎么证明你是未来的我?”

  “呃……我知道你的存折密码?”

  “背背看?”

  叶修笑道:“老爸说过,存折等你们成年了再告诉你们密码的吧?”

  “你就是不知道吧!”

  出乎少年意料的是,这位自称未来的他的家伙沉思片刻,居然还真点了点头:“哎,你不说我都忘了跟老头要密码了。”这让他瞬间起了拔腿跑去附近电话亭报警的念头:“你是未来的我,怎么连我存折密码都不知道?”

  “小时候不懂事,离家出走了。”叶修说得轻描淡写,“比你现在再大几周吧。”

  “……我,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理由你自己很清楚不是吗?”

  少年第一次被噎得哑口无言。叶修拿出烟盒给他递了过去:“真不抽?”

  “……免了,还不想减寿。”

  叶修真没想到小时候的自己还是个这么一本正经的家伙,乐得不行。烟是不抽了,他弯下腰和少年平视,撑着下巴问他:“那你怎么想离家出走?”

  少年反唇相讥:“你不是未来的我吗,问我干什么?”

  “多少年了,早忘了。”叶修说,“我劝你收收这个念头,年轻人干点什么不好,成天想着离家出走。”

  “你好像没资格教训我吧?”

  “哪儿的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和他们谈谈没什么不好的。”

  “我和他们没什么好谈的。”少年低下头踢着脚下的石子,“不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蝉鸣声骤然响亮了起来,他忽然意识到,原来已经到入夏的时节了。槐树落下的光斑映在少年干净的侧脸上,他坐在阴影里,看见阳光里有微尘缓缓流淌,又被微风打散,有什么停止的东西开始运转,耳边恍惚响起齿轮喀喀转动的声响。

  “可能是为了不那么遗憾吧。”

  他抬起头的一刻,眼里闪过绚烂的光,紧接着消失在下意识合上的眼睑下,少年问:“你后悔了?”

  “要是后悔了,应该就不是现在这个我来和你说话了。”叶修伸手按上他的头,用力揉乱了他的头发,“以前有个朋友和我说,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送你了,不用谢。”

  少年嘶了一声,摸着胳膊赶紧站了起来:“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不要脸?”

  “哟,没看出来你和他们还挺有共同语言的。”

  “现在我确定了,你一定不是未来的我。”少年拎起PSP,“再不走我就喊人贩子了。”

  叶修莞尔。有那么一会儿,他想把未来的一些事情告诉他,可想想也没什么必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这回终于不是香烟了:“你不是不相信我是未来的你吗,来换个东西,怎么样?”

  少年狐疑道:“这是什么?”

  “很值钱的,十年后二手倒卖应该能赚不少钱。”叶修笑笑说,“如果别人信这是真货的话。”

  “真的?”少年把东西接了过来。

  是一枚简单的戒指。

  “纯银的?”

  “应该吧。”

  “银没那么值钱。”

  “你再仔细看看?”

  银色的戒指在阳光下光华璀璨,少年对着光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戒指外缘似乎刻了什么东西:“Y……X?”

  叶修忽然笑了起来。

  少年收起戒指,理直气壮道:“我没什么好给你的。”

  “不必,东西你好好收着吧。”叶修站起来,最后拍了拍他的头,“好好干吧,做梦很短,你的荣耀还长得很。”

  转身离开后,他听见少年追问他做梦是什么意思。他冲身后挥了挥手,再没留恋地走上了回家的路。直到进了家门叶秋瞅了眼他空空如也的双手冲着厨房喊:“妈!叶修浪了那么久什么都没买!快罚他!”他才猛回过神来,这次出门把最重要的事忘了。

  “现在将功补过还来得及吗?”他站在厨房门口毕恭毕敬地领罪。

  叶妈妈瞟了他一眼,嗔笑道:“罚你少吃一盘糖醋排骨,去客厅坐着。”

  “喳!”

  这样简单的“惩罚”叶秋自然很是不满,扒着厨房门不满地抱怨老妈对大哥太好了,不一会儿就灰溜溜地被赶到沙发上和叶修一起排排坐吃果果。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叶修挤兑他他要怎么反击回去,对面少有的一言不发反倒让他不安了起来:“你受什么刺激了?”

  叶修正抓着个苹果出神,被叶秋喊了一声,眼神慢慢找回了焦点:“我说我今天碰上十五年前的我了你信吗?”

  “信吧。”

  手里的苹果滚到了沙发底下,叶修诧异地转过头,却没有在弟弟脸上看到玩笑的意思。

  “反正你也犯不着拿这个捉弄我。”

  “这倒是,我应该说十年前的你现在在门口等你发糖。”

  “滚!”

  叶修把苹果捡起来,拿餐巾纸擦了擦塞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还把冠军戒指给他了。”

  “吃下去再说话。”叶秋抢过了他手里的苹果,“你舍得把你的戒指给他?”

  “刻了你名字的戒指我有三个。你要不要,给你一个?”叶修都懒得把苹果拿回来,直接就着老弟的手啃了起来。

  “稀罕。——我说你能不能别那么懒?自己吃!”叶秋把苹果塞进他嘴里,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苹果汁,“我以前好像也碰到过差不多的事?”

  “好像?”

  “初一的时候,可能是做梦吧。”叶秋摸了摸下巴,“说起来他还给了我一个戒指。”

  “戒指?”

  “啊,后面刻了YQ,要不是太糙了,我还以为是未来的婚戒呢。”他如是说,“不过我现在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戒指啊,果然是恶作剧吧。”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戒指你还留着吗?”

  “干吗,不信啊?要看的话自己去抽屉里翻。”

  “不必了。”

  他站了起来,不知为何,突然很想伸手揉一揉弟弟的头发。

  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

  “这样就可以了。”

  他笑着这样说道。

 

*北京安定医院:北京市精神卫生医疗机构暨三级甲等专科医院。


-终-


评论(9)
热度(37)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