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橙友情向】戒烟

这两天在准备科二考试,更新耽搁了,更一发攒RP,但愿明天上坡不会再踩线了【扶额】

可能有后续?

最后 @刘小别踩白块儿   妹子我真的对不起你,一篇双叶橙拖了一年半……Orzzzz 你打我吧TT TT



  叶修一掂烟盒就感觉到不对,打开来两排反光闪得他眼花。他抽出一根烟放进嘴里。

  甜的,味道马马虎虎。

  他一脚踹开叶秋的房门:“你还有完没完了?”

  叶秋噼里啪啦敲着键盘头都不回:“等你戒了就完。别吵,这个提案明天开会要用。”

  “这次是谁的主意?”

  “你猜?”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拉电闸?”

  叶秋抓起笔记本举了举:“你拉。记得把你屋里的也拉了,正好戒一天《荣耀》。”

  抽烟真是罪过,叶修站在房间门口咬碎了“烟蒂”,从小到大他几乎什么都能压叶秋一头,成绩虽然比不上弟弟,可他也不在乎。

  唯独抽烟。

  他深吸了口气,走过去按住了叶秋的肩:“秋儿啊……”

  “你每次单名儿叫我准没好事儿。”叶秋目光正直不为所动,“透个信儿,烟都在垃圾桶里,你努力努力没准儿还能抢救一下。”

  “靠!没必要那么狠吧!这糖是沐橙给你的是不是?”

  叶秋嘿然:“不是,她只给了我淘宝链接。”

  叶修:“……”

  玩笑开得差不多,他也不再嘻嘻哈哈了,推了老哥两把下逐客令:“好了,有事等我干完活再说,我今天还想早点睡。”

  “最后一个问题,”叶修往后退两步,“你俩到底怎么勾搭上的?”

  “勾搭也太难听了,我们是正常的革命友谊。”叶秋欢快地吹了个口哨,“可能是要帮你戒烟的气场太强大了?”

  叶修终于忍无可忍,把踹门的脚搁到了叶秋的屁股上:“滚!”

 

  叶秋和苏沐橙的熟识来自叶家二少的一次心血来潮。一天十几趟的H市-B市直达高铁,16个特等座一半在车头一半在车尾,正巧买到了邻座也不得不说是命运使然。

  “叶秋?”

  叶秋原本准备坐下去,被这一叫又习惯性站了起来,警惕地看了看周围,见没什么人注意这边,这才松口气坐好了。邻座的姑娘笑出了声:“放心,不是确定没问题,我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叶秋挑挑眉:“你是?”

  “苏沐橙。”她拿下墨镜往下挪了两寸,露出一双带笑的眼睛,“不记得了?之前在兴欣见过。”

  “是你。”叶秋笑笑,“那天还浪费了你一个礼花筒。”

  “没事,反正最后目的达到了。”她把墨镜戴了回去,“虽然和预想的不大一样。”

  对话一时停止,叶秋难得不知道要怎么打开话题。他和苏沐橙不熟,也能看出她和自家大哥关系匪浅,听她刚刚讲的话,八成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也是个名人。现在赶紧百度一下还来不来得及?

  所幸苏沐橙先开了口:“不做点伪装就来坐高铁?叶修在H市知名度还是很高的哦。”

  “他在哪里知名度都高。”叶秋面无表情,“中国队拿了冠军以后,我差点订做了胸牌,每天挂着‘叶秋’出门。”

  扑哧。

  “你比我想象的有趣多了。”苏沐橙抖着肩膀说。

  “他是不是老在你们面前诋毁我?”

  “没有,他很少提自己家里的事。”

  “这么巧,他也很少在家里提工作的事。”叶秋扣了扣座椅扶手,半侧过身子微笑道,“反正路长得很,要不要随便聊聊。”

  苏沐橙弯起眼:“好啊。”

 

  叶秋和苏沐橙有来往,叶修倒是挺早就知道了。调侃过两句知道弟弟没那方面意思,也就不再关心两人有什么私交。

  万万想不到出差一星期功夫世界都变了。

  一个月前,回家后他偷偷蹲阳台抽烟被喷了一头水的事简直毕生难忘。一听叶秋在屋里头笑得前仰后合,他就知道这事完不了。他清点了家里到底装了几个自动喷水灭火器,想到的、想不到的角落都没放过,结果最安全的抽烟地点居然是在厨房。

  “厨房要炒菜我没怎么动。”叶秋洋洋得意地说,“其他地方随你抽,不喷水算我输。”

  丫的兔崽子肯定找人专门改装过了!

  改装后自动喷水灭火器灵敏度高得吓人,比起兴欣那个两个老烟枪一齐上阵都触发不了的烟雾报警器,家里这几个简直是戒烟界的特种兵。

  叶修叼着没点火的烟上QQ直接敲了苏沐橙。

  “在吗?”

  “在呢。”

  “那个喷水的是你的主意?”

  “什么喷水的?”

  “少来,叶秋想不来这招,改装才是他的手笔。”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他打开这个还是叶秋买给他的手机按下接通,对面传来嘻嘻的笑声:“好用吗?”

  叶修无奈道:“别闹了我的大小姐,差不多一点可以了,啊。”

  “抽烟有害身体健康。”苏沐橙理直气壮,“要我给你看最新的肺癌数据统计吗?”

  “免了……”叶修瘫进了椅子里,“夸张过了吧?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积极?”

  “以前要打比赛啊。”

  “都老人家了,改习惯很辛苦的。”叶修循循善诱。

  “老人家才更要休养生息。”

  “……”

  他绝望地关掉了手机。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屋里没法抽,叶修就蹲去了屋外的院子。叶秋这回没再多管,总算没往死了逼他。

  好了,现在终于更新战术了。

  天凉了,他想离家出走。

  叶修蹲在烟草店门口幽幽地吐了口烟圈。

  早先不是没人让他戒过烟,陈果说了他好几次,叶秋把各大牌子的电子烟挨个给他买了过去;结果一个劝不动,一个直接被甩了电子烟爆炸新闻;只有苏沐橙,只管给他上绿茶。

  不想不出手的才是真正的隐藏BOSS。

  叶修把头发抓成了鸟窝,最后掏出手机,划拉出了一个号码:“喂,局长吗?”

 

  H市到B市,五个小时半的路程,聊到叶修是个老烟枪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怎么抽得那么凶的?”

  “不知道,开始只是偶尔抽抽,时间一长就放不下了。”

  “没人劝他?”

  “他一天不抽烟打比赛没状态。”

  “……都是给丫惯的。”

  从文质彬彬的叶秋口中听到粗口真是个稀罕的事情,苏沐橙托着下巴看他,冷不丁来了一句:“你和你哥真像啊。”

  “吓!”叶秋吓了一跳,“你这是在骂我吗?”

  苏沐橙登时笑得不行:“算是夸你吧!”

  “这种夸奖还是免了吧!”叶秋果断拒绝,“我知道他在你们那里就是没下限的代名词。”

  “这你都知道?”

  “有幸追过世邀赛全场直播。”包括论坛实时动态更新。

  她笑得更厉害了。

  叶秋无奈地看向她:“有这么好笑吗?”正巧乘务员推着车经过,他跟人要了杯热水,递了过去,“喝点水缓缓。”

  苏沐橙道了声谢接过水,擦了擦眼睛:“你和我想象的真是完全不一样啊。”

  “哦?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

  “反正和叶修差很多就是了。”她说。

  叶秋笑笑:“是吗?”

  “不具体问问吗?”

  “很多话说开了就没意思了。”他耸耸肩,“不然我问问你和叶修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沐橙微笑着不再说话。

  高铁飞驰过平原,绿色不再像旅行初期那般葱郁。大地色的沿路风景看不出太多的层次感,有些荒凉,又有些壮美,隔着车窗仿佛能听见大风呼啸的飒爽。快到目的地了。

  “我们帮他戒烟吧?”

  “什么?”

  “总不能太纵容他吧。”苏沐橙晃着水杯,看着窗外零星的树影从眼前一晃而过,“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合作?”

 

  叶修被派遣任务去各大战队挨个视察的消息传到叶秋耳朵里的时候,他一点没觉得意外。

  “说真的,他再不搞出点名堂来我都要怀疑他被掉包了。”叶秋坐在电脑前,拿着手机,优哉游哉地喝了口咖啡。

  “他最近怎么样?”

  “不怎么样,白天要去单位,晚上得乖乖回家。你知道的,我爸妈现在一天不见他在家就心慌。”

  话筒对面的笑声满是不可言说:“放他两天吧,本来也是急不得的事。”

  “兴欣会放他一马?”

  “当然不会。”苏沐橙愉快地说,“果果已经摩拳擦掌就等他自投罗网了。”

  叶秋摇摇头失笑出声。

  去客厅的时候,叶修正好回来,口袋里的烟盒露出了一个角,被叶修不动声色地塞了回去。叶秋瞥都懒得多瞥他一眼:“别藏了,坐沙发这儿抽,我给你望风。”

  “你说什么呢。”

  “我把喷水器关了,放你一天假。”

  叶修立刻坐沙发上点起了烟,一边吐烟圈一边眯起了眼。叶秋把剩下的香烟糖全堆在了茶几上:“你倒是不担心我骗你。”

  “骗我还能比淋一头水更惨?”

  叶秋想了想笑道:“这还真不会。”

  叶修用一口烟回应了他,顺便把香烟糖推到了离他最远的角落:“如果这是饯别礼,还是免了吧。”

  “谁说给你的?沐橙说兴欣的小朋友对这个很感兴趣,你记得给他们捎过去。”

  “……让他们自己淘宝。”叶修说,“你们两个最近关系很好啊?”

  “哟,吃醋了?”

  “少自作多情了。”叶修拎过茶几上剩了小半杯水的杯子,把烟灰抖了进去,“我拿她当妹子,真有什么事别指望我站你这边。”

  “只有这样?”

  “还要怎样?”

  一支烟下去得很快,他把烟头扔进杯子,伸了个懒腰瘫进了沙发。叶秋问道:“不抽了?”

  “不抽了,差不多了。”

  叶秋扬起嘴角:“所以说要戒还是戒得了的嘛。”

  “祖宗,你放我一马吧!”

  烟灰沉底,水又变成了澄澈的模样。叶秋坐上了沙发,和叶修不同,就算是在自己家里,他的肩背依然挺直。他说:“我也不是一点都不计较的,她也一样,可总是要有改变的。已经十五年了啊。”

  “……啊。”叶修眯起眼,“都十五年了啊。”

  “对了哥,有个事忘了和你说了。”

  “啥?”

  门口突然传来钥匙咔哒咔哒的声响,叶秋指了指茶几上的水杯:“这杯子,是老爸的来着。”

  咔哒。

  “我回来了。”

  “靠!”

 

  那时候,他们在车外道别,叶秋问道,这些年是你陪着他的吗?

  应该说是正好一起走了那么几年吧,她如是说道。

  谢谢。

  你也一样。

  他们点点头,拖着行李走向车站的两端。 


-终-


评论(5)
热度(65)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