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ES/泉杏】Silent Love (1)

 @里脊@试图欧洲偷渡中。 我是不是超级乖!快点表扬我~【滚!】

总之你根本无法想象现在大纲里多了哪些人【

我说这一开始只是我俩脑的搞笑段子你们信吗_(:з」∠)_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濑名泉一路跑到网球场外,直到气喘吁吁再也迈不动腿才停下。他捂着双眼,咬牙一拳砸在球场外的铁丝网上。

  “可恶!”

 

  她来了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夜空的烟火,归来的王者,手织的围巾,温暖的冬日。

  一切都好到不可思议,以至于偶尔他都会恍惚到底哪一段才是梦境。

  唯独她……

  “泉,再这样下去,喜欢的东西会被人抢走哦?”

  “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谁敢抢我的东西。”

  起初被鸣上岚这样敲打时,濑名泉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手头要做的事太多,摸不着头脑的心情不在他的工作范畴内。年末将至,三年级的毕业交接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他们的leader说是回归,结果还是把烂摊子都扔到了他的头上。作为Knights唯二的三年级生之一,一个人要做双倍工作的事让他变得异常焦躁。

  外加游木真和Trickstar的其他成员正积极筹备着年底的SS,无暇顾及他的事务,连带着他们的制作人也开始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起来。不知道算不算火上浇油,至少从这两天同班同学默契地与他保持一米远、同组合队友不约而同减少和他的交流频率的状况来看,情况已经糟糕得有点火烧眉毛了。

  啊,除了守泽千秋那个永远不分场合不看脸色抓着人就抱的热血白痴。

  当时的发作和这阵子压抑的心情有没有关系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看到许久未见的学妹和队友亲密地靠在一起的时候,原本略微转晴的心情瞬间被过境台风刮得树倒屋斜。

  “看,就是这样……”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呀……!泉?”鸣上岚猛一回头,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真是的……这么大声吓到人家了!”

  小杏默默地把东西捡了起来,站起转身冲他微微鞠躬:“泉前辈,打扰了。”

  “不……你们……”

  “泉你太凶了啦。”鸣上岚跟着起身,一把抱住了她,“小杏来找人家探讨针线活的技巧。明明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还是那么谦虚呢。这样子的妹妹,姐姐最喜欢了~♪”

  “喂!你不觉得你这样亲密有点过分了吗?”

  “姐妹之间亲密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哟,是不是啊小杏?蹭蹭~♪”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濑名泉上前拉住了鸣上岚的胳膊,“问题你根本不是‘姐姐’而是‘哥哥’吧?——小杏你也是,这家伙这么乱来你就不会反抗一下?自己要有一点基本的保护意识吧。”

  战线转移,他的目光也换了焦点,看到女孩无措又茫然的眼神,他蓦地回过神来自己似乎搞错了什么事情。

  “我……前辈……”

  “泉今天反应有点大过头啊?”鸣上岚轻轻巧巧挡在她的面前,漂亮的紫色眼睛睁得圆圆的,又微微眯了起来。濑名泉慌忙撇过头去,不想鸣上岚反手抓住他的小臂,凑上前贴上他的脸,快得他都来不及躲闪。

  “是……吃醋了吗?”

  他用力打开队友搭上自己肩膀的手。

  “啊,真是的,谁会……超烦人啊!”

  甩手出门的时候,朱樱司正好和他打了照面。抱着几乎和视线持平那么高的一堆零食的后辈明显表现出了紧张和些许戒备,但并没有后退:“濑名学长,这些是……”

  “麻烦别挡道。”

  朱樱司抱着零食愣在了工作室门口:“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啊啦啊啦,不是小司司的错。身为男人的自尊心被戳到痛脚,在不甘心吧。泉也是要强的男孩子呢~”鸣上岚如是说道。

  “不甘心……鸣上学长是指?”

  “呵呵,说起来这些零食……小司司是买的一人份吗?真是的,再喜欢也不能不加节制,要是变胖了,人家可不会管你哦。”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最后反而松了一口气……不是,今天听说姐姐大人要来,所以我特地多买了一些。”朱樱司微笑着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这是司的一点心意,虽然只是snack,意外的非常delicious,请务必收下。”

  门口似乎有点响动,他回头看了看:“是有谁在门口吗?”

  “胆小的家伙可是没有嫉妒别人的资格呢。”鸣上岚笑着眯起了眼,听着脚步声从凌乱到很快消失,“来,既然是男孩子真诚的心意,就好好收下吧小杏~♪”

  “嗯……!”

  “前辈,你这是在借花献佛吗……”

  “呼呼呼,太过在意细节可是不讨女孩子欢心的哦小司司~”

  “说起来姐姐大人这是在……”

  “嘘。”鸣上岚闭上一只眼,把手指压在朱樱司的嘴唇上,“是秘·密·哟~♪”

 

  其实不用听都能猜到剧情的走向。

  鸣君也就罢了,那个小鬼身为末子真是一点作为后辈的自觉都没有。

  还有那个家伙……

  “啊啊,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超烦人的啊。”

  濑名泉独自走在走廊上,已然忘记了自己最开始到Knights工作室来的目的。

  “谁是胆小鬼啊,那个臭娘娘腔!”


TBC.

————————————————

接下来是一点与更新完全无关的东西,只是看文的朋友就直接跳过吧。



















人只有失去的时候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无能和渺小。

下午群里有奶奶说了一句“为什么你们可以那么理智地接受这个事情”,想来自己也不是理智,只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信息接受比平时还要慢了好几倍。

碰到伤心的事,有人用激烈的方式宣泄情绪,在这方面我大概比较迟钝,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吧。从早上知道消息到下午奶奶们的爆发,自己一直只是平静地接受现实,劝奶奶们去吃顿好的转换心情。

直到宽慰完群里的人,自己在地铁上差点哭出来。

多么不想接受的现实,但如果要用身体的健康作为细谷坚持下来的代价,我宁可永远都不能在屏幕前听到他的声音。为了自己的期待和感情让别人豁出自己的身体这种事,太自私了。

感谢前野这时候还能顶下压力接手工作,感谢hekk负责任地积极处理此事。友也说得多好,北斗前辈就是北斗前辈。他就是到了变声期,其他什么都没有改变。

可总是难过啊……

总是难过的啊……

还记得光叔刚刚说过,大家期待的Trickstar总有一天会来的。一直期待着live能看到他们一起出场,现在再也看不到了。

物是人非,到底世事无常。

我们就是那么弱小的、会把希望和期待建立在不可知未来的渺小生物啊,脆弱到只是一个虚拟角色的声音变更都能让我们变得不堪一击。没有办法说出,那让我们变得更强大吧这样轻飘飘的豪言壮语,我们永远不能让别人为了我们努力,也无法轻狂到相信只要自己强大起来就能一往无前。

感情是我们生而为人最大的武器也是最大的软肋。

没有办法再像中学时一样,天真地相信只要坚持和努力,所有事情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曾经不理解什么叫不完美才是人生,现在或许有那么些明白了。

学会珍惜吧。

哭泣完就要努力站起,没有什么是不能重新开始的。

这是脆弱无力的我们,最为引以为傲的勇气。

请加油。


评论(9)
热度(87)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