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Precognition

无料《Connection》第二篇放出,和《Retrospect》是同系列~
感谢喜欢XD


      “我说我今天碰上十五年前的我了,你信吗?”

      “信吧。” 

      不知为何,叶秋并没有很意外叶修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反正你也犯不着拿这个捉弄我。” 

      其实他一开始还没有回过神来,刻着他名字的三枚戒指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就对他哥来说意义非凡吧,毕竟那些戒指说是银制的,纯度根本上不了台面,背后的精神意义比东西本身要大得多了。直到他挤兑叶修要不要去看看自己童年时被馈赠的另一枚戒指,他才从兄长微妙的神情中感觉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说起来,十五年前,似乎也是在今天这个有些特别的日子。 

      他碰到了自己的未来。 


      叶秋记得那个午后。 

      明明还没有入夏,阳光却热烈得不合常理,隔着层层叠叠的树荫和深深浅浅的绿影依然无法消减热气。他穿着长袖衬衫坐在路边的长凳上敲击着PSP,有些昏昏欲睡。 

      出门的时候还觉得有些冷…… 

      他晃了晃头,揉揉眼睛,准备点开下一局。 

      就是那个时候,他看到了他。 

      “打扰了,你是叶秋?” 

      比起第一次打照面、对方就能准确地叫出自己的名字,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无疑更为让他讶异。他无从猜想长大后的自己会是怎样的容貌,但这张脸实在是符合到让他都无法对自己的未来有第二种假设。当然,也很符合他的兄长…… 

      他有些警惕:“有事吗?” 

      “不回家吗?” 

      叶秋当即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游戏上。 

      老爸老妈的手段真是越来越高明了。 

      “你别误会,我不是爸妈派来的说客。” 

      谁管你爸妈啊。 

      “呃……这个PSP是小胖借你的吗?A中初三(1)班的庞小胖。” 

      按键的手差点滑了出去,他转过头,一个字一个字咬得特别清楚:“您找我有事儿吗?” 

      青年顿了一顿:“没事儿,就是有点怀念。” 

      “……找人的话,请打车到德胜门。安康胡同5号欢迎您。” 

      “……不,我不是神经病。” 

      不是神经病那八成就是人贩子。叶秋有些后悔没死皮赖脸央着父母给自己置备一台手机了。看着对方的身量,跑大概是跑不过的,只能智取。装成沉迷游戏的少年会不会比较容易降低对方的戒心?再不济,他可以把PSP砸到对方脑袋上。这里往外跑五十米左右就是街区,喊“救命”不怕没人听到。 

      他被自己的机智得意到了。 

      不想对面非但不加收敛,反倒更进一步验证了他关于“神经病”的猜想:“虽然你可能不会相信……其实我是十五年之后的你。” 

      扯。 

      “你是不是又和老爸吵架了。” 

      接着扯。 

      “不对……应该是叶修。” 

      你个人贩子当得倒是挺敬业的,现在神经病流行的副业是搞拐卖? 

      “他的WOW杂志被没收了吧,老爸又逼你练琴了。” 

      这回手指是真的滑出去了:“您哪位?” 

      对面没有立刻回答,取而代之的,是和屏幕上刺目的“Game Over”一般刺耳的笑声:“抱歉……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小时候的自己,嗯……原来还挺可爱的。” 

      可爱你个鬼。 

      叶秋冷声道:“根据您说的话,我觉得我现在可以报警。” 

      “没有录音证据可不行。”青年耸耸肩,“而且警察应该对未来的人没有什么处理办法。” 

      “试试就知道了。” 

      青年微笑着说道:“请便,要是没记错,你应该还没有手机吧?” 

      “……” 

      这是他第一次在陌生人手上尝到挫败感,对方的游刃有余让他稍感厌烦。他啧了一声,关上PSP,眯起双眼:“你真的是未来的我?” 

      “千真万确。”他点了点头,“劳驾,我可以做你边上吗?” 

      “如果我说不,你也会坐下吧。” 

      那个自称是未来的他的家伙再一次笑了起来,坐在了长凳另一边的空位上:“谢谢。” 

      “不必了。”叶秋说,“既然你说你是未来的我,有办法证明吗?” 

      “这个可不好说啊……告诉你存折密码算吗?” 

      叶秋的眼睛亮了一亮,微微偏过头去:“那你背背看?” 

      “驳回,老爸要是知道你们存折被擅自动用了,会打断你们的腿吧?” 

      “这和你没关系吧!” 

      “呃……可是我记忆里就白白被多打了一顿啊!” 

      这人果然是来胡搅蛮缠的,少年冷笑一声,一只手按在石凳边缘,脚下微微发力,随时准备向外跑去:“我看你明明是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青年转过头,树荫之下,他的眉眼有些模糊不清,“可你要知道做什么呢?离家出走吗,叶秋?” 

      按在石凳边缘的手指瞬间收紧了。他瞪大了眼睛,很快又收起了自己过分暴露的情绪,试图压住自己话语里不自觉的颤音:“你在说什么?” 

      “准备出走,还差一点经费吧?”青年没有再看向他,他的目光落在远处,说不清是在回忆还是放空,“没算错时间的话,再过半个多月,我就准备走了吧。” 

      “我……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这个理由你自己比我明白吧。”那人说着伸出了手,在距离他头顶三公分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不过我建议你赶紧收手比较好。” 

      “……凭什么?” 

      “一定会失败的,相信我,我经验可比你丰富多了。” 

      叶秋在他的手触碰到自己头发的时候毫不犹豫把它打掉了,仰起头,努力让视线与他齐平:“那是你的失败,和我有什么关系?” 

      看见青年握住自己被打掉的手腕时,他心里并非全然没有懊悔。他鲜有这般失态的时候,更别说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他自认自己没用什么力道,可对方的神情过分黯然,这让他不是很敢再次直视那人的眼睛。 

      是阴影打得太重了吧。 

      他这样想着,青年轻轻叹了口气:“为什么不找他们谈一谈呢?” 

       这句话让他再次梗直了脖子:“我和他们没什么好谈的。” 

      “连试图交谈的想法都没有的话,这种任性没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地方。何况你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吧?” 

      他反唇相讥道:“你想因为自己的失败来否决我?” 

      “不,我只是不想让你以后太后悔而已。” 

      “……你后悔了?” 

      “也不是。”青年笑笑,“或许只是不太甘心吧。” 

      叶秋抬起头,太阳在此时开始偏移,光芒穿过槐树叶的缝隙,斜斜地打进他的眼里。阳光不请自来的造访让他不由得半闭上了眼,树叶在耳边吹起的簌簌声也变得响亮了起来。他似乎听到了一声蝉鸣,又好像什么都没有,阳光跃动的声音有些嘈杂,这让他不得不抬起手臂去减弱这样没有来由的骚扰。 

      那只手就是趁此机会揉上他的头发的,不怎么客气的力道,掌心倒是很温暖。 

      “毕竟每次都被人压上一头,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验。” 

      他鼓着眼跳到一边:“我跟你没那么熟!我要报警了。” 

      “第二遍了,老梗了。” 

      “切……!” 

      叶秋撇撇嘴,那人只是笑,站起身来,从上衣口袋里摸摸索索出了什么东西,向他递了过来:“既然你那么不信任我,我们来交换个信物,你看怎样?” 

      “信物?” 他狐疑地接过了青年套在指尖的小东西。 

      是一枚做工简朴的戒指。 

      “这个东西十五年后你拿出去卖,说不定还能赚个旅游钱。”青年一本正经地说着,“拿它去‘出走’吧,呃……如果别人相信这是真货的话。” 

      “纯银的?” 

      “合金的吧。” 

      “那有什么值钱的……” 

      “你再仔细看看?” 

      他把戒指举高,放在阳光下,有什么在戒指边缘流淌,最后在外缘的位置,汇聚成了两个浅金色的字母。 

      “Y……Q?” 

      “YQ吗?”青年愣了愣,旋即低声笑道,“原来如此……” 

      叶秋再次抬起头,他攥紧拳头:“我没什么东西给你的,劳烦你给我哥哥带句话。” 

      “……叶修?” 

      “这一次,我不会输给他了!所以你也不要输。” 

      未来的他直直地看着他,笑声还没出口,先从眼里漏了出来。 

      “我会的。” 

      他再一次把手放在了他的头顶,这一次他没有拒绝。 

      “所以,各自加油吧。梦做得太长,还是早点清醒的比较好。” 

      青年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留他一个人站在阳光下,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还有什么事情没有交代清楚:“等一下,你说做梦是什么意思?” 

      那人向他挥了挥手,风倏地大了起来,带起的尘沙有些迷眼。他抬起胳膊挡了挡,再一次放下手臂时,前方已再无人影。 

      YQ…… 

      指腹擦过戒指上浅浅的凹槽。 

      他拎起PSP,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那么说来,叶修离家出走的头几年,用的一直是自己的名字。 

      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件事时,他才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认真看过,兄长的那几枚冠军戒指究竟有着怎样的模样。 

      银的还是合金,素的还是刻了字。 

      全无印象。 

      他发现自己似乎错过了很重要的事,如同那天那个没有得到回应的问题。可在叶修说出“不必了”的时候,他又觉得,有些事,没什么刨根问底的必要。 

      他难得没有躲开叶修蹂躏他头发的手。 

      这样就可以了。 

      他微微闭上眼,耳边依稀是那一年阳光跳跃的声响。 

      春天已经过去了。


- 终 -

——————————————
无料发完啦~洛奇今天辛苦了!
听了repo妹子超级可爱呜呜呜……今天去es上映会浪了没能亲自发无料,下次有机会再见TTUTT 【一颗在大屏幕前爆炸又哭die的蛋】
这篇是之前《Retrospect》的同系列文,相当于反面吧23333 其实是两篇提前的生贺,今年怎么给他们庆生还要想一想~

然后有两个时间上的小错误感谢草儿帮我纠正,自己用笔改了……还有这篇文后面有两页排版是我疏忽了,出了点问题,欢迎来拍砖。第一次下次自己排自己印问题还少,一定检查再检查!Orz
大家CP玩得开心呀~

评论
热度(27)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