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ES/泉杏】Silent Love (3)

总之先更为敬@里脊@试图欧洲偷渡中。 _(:3」∠)_

过节的时候参展是个体力+技术活,每次都不吸取教训,下次去CP我是不是还是放弃小裙子比较好【淡淡】

马上要换视角了,助攻团都这么努力了所以大泉哥你到底行不行?愁死我了好想直接扔结局【NTM】

有点小bug,已修改。

【序】【1】【2】



  外在的亲密值,到底要达到怎样的程度才能作为确认某种关系的标准?

  牵手?拥抱?亲昵的小动作?亦或是……

       亲吻?

       除了亲吻,其余的行为发生在密友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可以。

       亲吻只要不是吻在嘴唇,吻在脸颊手背什么的,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据说在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亲吻嘴唇都只是最高友情的表示?

       啊,真是,超~烦人!

       不知为何,濑名泉脑海里忽然浮现起自家后辈纷纷抱着女孩说,“这是人家的妹妹哦~”“姐姐大人”和“膝枕~”的情景,王大人的“啾”不断盘旋挥之不去。这让他瞬间起了去网球部欺负一下后辈的念头,没准还能碰到他的游君,顺带看一把成喵想要保护后辈又在他面前吃瘪的样子,不管是哪个结局都让人心情舒畅。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直到踏入社团活动室的前一秒,他发现这次剧本又不能按照预想好的顺利展开了。

       “不会打网球也没关系,帮你准备了运动服,我会负责教会你的!毕竟这也是贵族的义务嘛,作为我的奴隶二号,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其他人……”

       “游木前辈一直很少出现在社团,最近部长和裙带菜头都在忙毕业的事情。真是的,怠慢了我可是很失礼的事情啊?不过有机会和小杏独处,就算他们立功了~”

       “不可以这样背后说前辈哦,桃李。”

       “呜……小杏是在帮裙带菜头说话吗?明明他一直对你那么无礼……”

       “泉前辈他……”

  按在门把手上的手一下子按了下去。

       “在说什么呢,桃君~”

       “咿——是裙……濑名学长,你今天怎么会过来!”

       他带上了门,把球拍放在了柜子边上:“我也是网球部的一员,没有理由不能过来吧?倒是桃君,你到底要缠着小杏到什么时候?这样子的话一辈子都长不高了啊?”

  一句话刺到痛脚,姬宫桃李连表面的客气都收回去了:“呜嗷嗷嗷!你说谁长不高啊裙带菜头!明明你自己还比游木学长要矮一公分,他比你年纪还小吧?”

       “小鬼你是在找打吗……如果你现在改口‘游木学长是濑名学长一个人的游君’,我可以考虑下手轻一点~”

       他笑得很温和,姬宫桃李冷汗都快掉进眼睛里了,慌忙躲到了制作人身后:“呜哇……这个人笑起来怎么这么恐怖……小杏你要保护我啊!他一定是认真的!”

       女孩看起来有些想笑,最后还是张开双臂挡在了学弟面前,板着脸气势汹汹说:“不可以欺负后辈啊,泉前辈。”

       小杏的眼睛和他一样是蓝色的,和他略微偏绿的色调不同,是盛夏晴空的颜色。他看着她:“你是在保护他吗?”

       她点点头:“就算是泉前辈也不可以乱来。”

       看不到一点杂质。

       “就算是小杏我也不会客气的。”

       像是溢满阳光一样。

       “那前辈请试试看吧。”

       鬼使神差地,他把手放在了她的脸上,拇指按着眼角,轻轻滑了下来:“真是的,眼睛都在笑,这样的威胁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小杏忽地睁大眼睛:“前辈,你……”

       “裙带菜头你在干什么啊!”

       姬宫桃李猛地跑了出来,冲到她面前把濑名泉用力推开:“喂!她可是我的奴隶哦!太出格的话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出乎他意料的是,刻薄的学长少有的没有进一步咄咄逼人的举措。

       他后退了半步。

  “不……刚才只是……我……啊烦死了!超麻烦的啊!”

       他转身拉开门跑了出去。

       “等一下!前辈你的球拍……”

       话还没说完,她冲到门口,只能看见一路飞扬的尘土。仁兔成鸣站在门口,一副状况外的模样:“第一次看见泉亲跑这么快……这是发生了什么?”

       姬宫桃李眨了眨眼,抱起胳膊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唔……原来是这样吗……”

       “诶?桃李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小杏抓起球拍打算追出去,却被拉住了手臂:“无关紧要啦。小杏你今天答应要陪我练球的,不可以食言啊!”

       “可是……”

       “哼!你一定要去追那随你好啦,我只能一个人孤独地对着墙打球了……”

       小杏一直拿人哭没办法,其中最没办法的大概就是姬宫桃李,她叹了口气,弯下腰拍了拍他的头:“好啦,我知道了,今天会遵守诺言的。”

       少年偷眼看看她,笑了起来,顺势抱住了她的颈项:“我就知道小杏最宠我了!胆小鬼可没有和本少爷同台竞技的资格。”

       “诶?”

       “都不重要啦。来小杏,快点换衣服我们去打球吧~♪”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等一下桃亲,刚刚那句‘一个人孤独地对着墙打球’给我解释一下,仁哥可是要生气了!”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栗色的长发,天蓝的虹膜,带笑的眼角。
       从不停下的脚步,认真投入的身影,虚张声势的表情。
       那一瞬间,慌乱无措的眼神。
       她的唇色很浅,像是刚刚成熟的蜜桃一样。
       想要……
       他哐地撞开了Knights工作室的门,单手撑在门上,气喘吁吁:“喂……鸣君……”
       鸣上岚被这么大动静吓得不轻,连熟睡的朔间凛月都被吵醒,揉着睡眼小声抱怨:“小濑在做什么啊……吵到我睡觉了……”
       “重点不是这个啦!”鸣上岚赶紧跑了过去扶住他:“怎么了泉,发生了什么事吗?别着急,先坐下来喝个水……”
       濑名泉摆了摆手:“呐,鸣君……如果……我不希望一个人……和其他人走在一起,算是……什么啊……”
       “先别说话了,来,坐下来休息一下。”
       “回答我。”
       鸣上岚没有看他:“你是在说Trickstar那个男生吗?真是的,说了好多次啦,泉你这样是不行的,人都被你吓跑了啊。”
       “不是他……”
       “啊?还有其他人吗?”
       坐下之后气顺了很多,濑名泉皱起了眉头:“反正是个不相关的人,我就随便问问。”
       “诶——不相关的人,人家很难给出回答啊♪”
       “就是啊,小濑这是故意找麻烦嘛~”
       “睡你的觉,睡间!”
       鸣上岚偏过头把水放到了他的手中:“是泉无礼在先哦,小凛月可是被泉吵醒的呢。不好好给出完整题干,就算人家学习很好也没办法好好答题啊。”
       “啊!受够了!叽叽歪歪的废话太多了!非要我把话挑明了说才懂你是被司君那个小鬼传染了吗!”
       濑名泉腾地站了起来,冲着他大声吼道。
       “我在说小杏啊!”
  ……
       死机了。
       彻底蓝屏了。
       鸣上岚抬手捂住了嘴:“噗……呵呵呵,你终于承认了吗,泉?”
       “小濑的性格真麻烦……所以说完了可以换个地方吗?你们太吵了我完全没办法睡觉。”
       “小凛月不可以那么不识趣呢,泉终于愿意打开心扉告诉我们心里话了,姐姐啊,真是感动得要哭出来了……”
       “等一下你们两个……”他的程序还在重启。
       “啊啦,好像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呢。”鸣上岚笑眯眯地接口,“关于那个问题,泉心里很清楚不是吗?”
       他贴了过去,竖起手指,一个字一个字敲打在他心口的位置:“是·喜·欢·啊♪”
       才重启大脑的濑名泉又宕机了三秒,停滞的系统缓慢地重新运转起来:“……刚刚我要说的是谁,你们两个是不是早就猜到了。”
       “这种事情一看就知道了吧?”朔间凛月拍了拍沙发,“小濑要不你来给我做抱枕吧,这样就可以安安静静不说话了吧?我现在很困啊……”
       朱樱司拖着自家队长走到工作室门口的时候还絮絮叨叨着,“濑名前辈跑掉了,Leader您可要做出表率……不愿意自己走就算了,麻烦您可以不要乱动吗……”,一听到里头传来乒铃乓啷的声响,登时放开月永Leo的衣领打开门冲了进去:“出什么事了?是有小偷吗?学长们都没事吧!”
       “我说了我不喜欢小杏了吧!”
       朱樱司收到了一万点暴击:“濑名学长居然喜欢小杏学姐?”
       “啊呀,糟糕了呢……”
       “我说吧,一定还有人不知道,小濑,这次是你自己说漏的哦~”
       “啊啊啊我的inspiration!摔了一下全都跑掉了啊!——濑名你再重复一遍刚刚的话,我的灵感之源全靠你了!”
       “等一下濑名学长!请您解释一下您真的喜欢小杏学姐吗?”
       濑名泉站在房间正中间,用有生以来最大的音量,镇压了骚乱。
       “统统都给我闭嘴!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了你们这群白痴混账队友啊啊啊!”

TBC.

评论(4)
热度(67)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