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九国/秦兰】七夜梦(一)

超难过……黄少的生日……一个字也摸不出来,干脆摸到九国去了……【喂!】
去年年底就想好的文,想想自己去年暑假就说好的双花还没写我还是省省算了……很久没写古风感觉都不太有了,什么时候想到什么时候更新吧~大家来吃个安利呗~【眨眨眼】
话说早春宴到底什么时候上市啊……【挠墙】

兰汀醒来的时候,一枝紫星花正从他眼前坠下,他茫着眼,只觉着入眼是一片紫,直到耳畔响起花瓣溅起的声音,他倏地睁大了眼,彻底清醒了。他揉揉眼坐了起来,再睁眼,莽莽紫原,却不再是先前模糊的一片影,深深浅浅错落有致,他本以为自己看到的是海,抬起头,却能看清垂在头上的那枝花的每一点纹理轮廓...

【九国同人】清明

继续搬~这是给清明的清明贺文~话说清明有什么好贺的啊……我个二妖……【捂脸】

表示OOC严重……不要打脸……

话说其实我是在白银双白里纠结的渣渣……TTUTT


  清明时节雨纷纷,纷纷满城的洇湿的纸钱,总算止住了前两日锦棺坊门前络绎不绝的姑娘小姐的脚步。

  柳非银今日要祭祖,告了一日的假。说是告假,不过是想趁此吃下自家老板的豆腐。他堂堂独孤山庄的公子,比白老板还大爷,哪一次来不是凭着自己性子?昨日白清明就打发他赶快滚蛋,顺便带走了一票春心荡漾的少女。他自己就就着难得的清闲,对着临床细雨,侧卧在榻上小憩。

   还是当年的炽日城,当年的芦苇荡...

【九国同人】诺

几个月前在贴吧写的九国夜雪同人,搬过来凑凑版面~Y=w=(喂!!太敷衍了吧!)

花与月终于出了撒花欢庆啊!!!\(^o^)/~

但是我还没有买到……【内伤】

秦毓~小汀在找你啊,你快回来~TUT


  “小汀?”

  幽昙抱着酒坛,一片伽罗花瓣轻轻扫过他微微睁大的眼,混着昙花和伽罗的浅香落进了酒中,泛起一圈浅浅的涟漪。

  蓝衣的少年正与船夫谈着闲天,听见有人唤他,便转过了头,却是愣了,许久才犹疑着问:“薛相?”

  幽昙开心地笑了,又紧走几步上前,看着少年已然长开的身量和依旧单纯稚气的眉眼,亲切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清明呢?”

  兰汀腼腆地笑...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