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神之子/路璐】晨雪

悄悄给咪咪《神之子》卖个安利,特别用心的作品,我超级喜欢~

Morning Drops 码字的BGM,感觉和路璐这一对非常契合~



  又是这里……

  璐利尔有点恍惚,或许是颜色的问题,纯白的礼堂在日光中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水晶宫殿,眯起眼依稀能看见几分虹色,浅金于无声中悄然沉淀。地板与墙面太过剔透,他侧过头便能看见自己身着金丝镶边白礼服,似乎有淡蓝暗纹作底,钻石沿着繁复的纹路灼着光辉,身形略有些模糊,被光亮掩去眉目。

  这是历代冰使者的代表色,虽然他还是更偏爱黑色。就像……路亚的颜色。

  但在这样的日子里,果然这样的色调才是最好的。

  有圣歌自远方而来,红毯从脚下步向高台,在白色的鞋尖前静静匍匐。他微仰起头,彩窗上的少女沉静而圣洁,彩窗下的少年沐浴晨光,被拼画成玻璃的模样。。

  由紫晶石雕琢的双眼,从黑夜里剪下的长发,怀中的红玫瑰是流星落入凡尘。

  唯有这般洁白素净,才能将将衬出他掩而不显的七分高贵。

  他的,最爱的,妻子。

  “璐利尔大人。”

  “路亚……”

  起初是一步一步挪动,渐渐地加快了起来。

  “路亚!”

  他半跑着踏上台阶,伸手去触碰少年干净的笑脸。

  “璐利尔大人,我……”

  倏忽间,漫天飞雪,花瓣四处飞溅,一地殷红。

  璐利尔颤抖着倒退两步,踉跄着自台阶跌坐在地。

  “为什么又是这样……”

 

  这样的场景重复了几次,璐利尔已经数不过来了。

  每一次都是从婚礼前一日开始,他的路亚扑进他的怀中送上亲吻,再下一秒,礼堂中只有他和路亚遥遥相望,在相交的刹那,尽数归零。

  并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只要能在路亚出门劝他进屋前率先走开,就可以去其他地方寻找转机。虽然最后到时间总会回来,至今为止,也都是些聊胜于无的线索。

  他去过路亚曾经的家,书架前散落着药方和路亚的求职书,时光沉默安眠;路亚曾经工作过的小屋他也造访数遍,桌上的信纸洇着干涸的墨迹,余下具是空白;他到山顶眺望过,看见迷宫花园里的蓝色蝴蝶分外惹眼,之后除了记住迷宫繁绕的路线外一无所获;他也去路亚母亲坟前拜祭,荒草丛生,由自己一点点拔去。

  他甚至把图书馆的书籍全部翻阅了一遍,咬牙硬撑下无限的重复,可惜一无所获。唯一清楚的是一到落雪自己就会不受控制走向回程,路亚向他走来,剧本再次上演,以及最后的台词,从未重合。

  “璐利尔大人,我真的可以和你结婚吗……”

  “璐利尔大人,我等你好久了。”

  “你来了,璐利尔大人。”

  “我穿这身……有没有不太合适?”

  “璐利尔大人,我现在很幸福。”

  “只要这样,我就满足了……”

  只有这次,台词被中途截断。

  一定有什么开始改变了。

  璐利尔计算过时间,从开始到剧情重启,大约有十个小时。他在这漫无止境的十个小时里走遍了大半个西城,而上一次自己最后待过的地方,是西城第三街区的小酒馆。

  目标确定。

  至于会碰见瑟楠,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属下从冰使璐利尔,见过王妃阁下。”

  “哎呀,不用那么拘谨嘛,要是现在还有其他人,你这样行礼我可是很难办啊。”瑟楠眨眨眼冲他笑嘻嘻地说道,“我和路亚可是朋友呢,你和他一样叫我名字就可以了。说起来今天路亚没和你一起出来吗?” 

  “阁下无事,我先离开了。”璐利尔敛下眼睑,“路亚有重要的事委托我。”

  瑟楠晃了晃杯里的果汁,左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接话:“委托你打破轮回吗?”

  璐利尔猛地抬起头来。

  “没什么,我吓唬你的。”

  璐利尔对这位王妃阁下实在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

  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太过漂亮,越是美丽的东西总是越发危险。他知道瑟楠看向路亚时多少有些不太一样,被这样的人另眼相待,让他无法不警惕起来:“阁下是什么意思?”

  瑟楠苦恼地皱起了眉头:“这么漂亮的脸摆出那么吓人的表情就太可惜了。从冰使,你叫璐利尔对吧……”

  眼前忽然一片晃动,璐利尔还没回神,下巴被人轻佻地挑了起来。“任何故事都有要结束的时候,你有没有听到路亚对你说了什么?”

  “够了!”璐利尔一把打开瑟楠的手,脚下的地板隐隐结起寒霜,“阁下作为王妃,请自重。如果您要对路亚做些什么,即使您是王妃,我也不会放过您的。”

  他转头离开,身后瑟楠的声音阴魂不散地飘了过来:“还有十二个小时。璐利尔,你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他没有再回头。

 

  这一次与上次毫无分别,这是第一次出现了完全的重复。瑟楠依然在酒馆等他,不知为何,璐利尔异常笃定,瑟楠是为了他坐在那里的。

  “路亚死了。”

  单刀直入,瑟楠耷着眼,坐在卡座慢悠悠地晃腿:“你早就发现了,不是吗?”

  “……我不相信。”

  “路亚是不会让自己母亲的坟前长满荒草的。”他跳了下来,“这里不是现实,你自己比谁都清楚结果。”

  “这与你无关。”

  瑟楠耸耸肩:“不要生气嘛,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被委托了所以过来给你一点忠告,路亚的事我也很难过。你知道这里快撑不下去了,再不面对,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不再完整的话语。

  只有瑟楠一个人的酒馆。

  事实上这个世界,已经只剩下他、路亚和瑟楠了。

  还剩十二个小时。

  如今,只有一个小时了。

  “不会没有办法的……”璐利尔低下头,“那个是……路亚,我不会认错的,他是……”

  我的路亚。

  瑟楠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怜悯:“到极限了。

  “璐利尔,如果拖到最后一刻,可能你什么都没办法得到了。路亚每次和你说了什么,你真的有听到吗?

  “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不会感谢你的。”

  “不用。”瑟楠看着银发少年远去的背影,垂下眼角,低低地笑了起来,“万一……你不会恨我就算万幸了。”

 

  这一次,他直接奔向了礼堂。

  没有礼服,也没有梦境般虚幻的晨光,路亚依旧抱着红玫瑰站在彩窗之下,一闪而过的讶异之后,弯着眼睛笑了起来:“璐利尔大人,我一直在等你。”

  十米。

  “这是最后一次了。”

  九米。

  “我想了很多话,还是来不及说完吧。”

  六米。

  “之前没有说完,您不会怪我吧?我总觉得还有机会,但这次,我会好好说完的。”

  一米。

  路亚微笑着向他张开双臂:“璐利尔大人,我爱您。”

  “我知道……”

  璐利尔上前拥抱住他,猩红的玫瑰花瓣被紧攥在胸口,白色的雪花瞬间散开。他抬起头,看见飘雪落在阳光里浮沉的微尘上,轻轻落在眼中。

  “璐利尔大人,你这样是要感冒的。”

  “说过多少次了,冰雪是我的伙伴,我怎么会感冒呢?”

  “没有感冒的话可不能赖床了,璐利尔大人。”

  “只有这一次,路亚。”他闭上眼,捧着花瓣跪坐下来,“让我长病不起,只有这一次,以后我都听你的,我会乖乖继承母亲的位置,当史上最出色的冰使者,就让我最后再任性一次。”

  “我的璐利尔大人真是一个大傻瓜……”不知何处而来的风吹散了飞雪的形状,耳边是他一贯熟悉的、带着笑意的承诺,“我永远不会离开您,我将永远守护您。如果您思念我,就在风雪里寻找我吧,我一直都在,如果是我,绝对不会让您生病的。”

  他睁开眼睛:“不……”

  “璐利尔大人,我们的梦境已经结束了。不要忘记,我永远爱您……”

  “不……不——!路亚!”

  他惶然坐起。

  声音忽然嘈杂,他推开所有挡在面前的人,甚至没有听见母亲用尖利的声音喝斥着他的名字。他打开了窗户。

  风裹挟着冰雪涌了进来,这是他最好的同伴们。

  清晨的阳光让他的眼睛莫名刺痛,他抬起手。

  眼角下,雪花融化成水。


-完-


评论
热度(3)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