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淡坑。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启明】来年

昨天首页一片新年快乐,那我就留到农历新年再说吧2333【不是提前说过了吗】
推完存粮,爽了,来,我们来吃新粮【。


       走在深冬的街道上,路灯冷冷清清的,像踩着一地留不下痕迹的雪。吴启看了看身边把自己裹成熊的剑客,叹了口气,帮他把滑下来围巾重新围了上去:“还没有到吗?”
       “快了快了!”
       “这已经是我听到的第三次‘快了’。”
       许是听出了话里的咬牙切齿,杜明缩了缩脖子,总算舍得把嘴从围巾里解放出来了,笑得有些谄媚:“这次是真的快了!”
       白眼都不想给了,吴启掏出手机飞快点了几下,在下一个路口拽住了杜明的胳膊:“走这边。”
       杜明停下脚步,鼓着眼看他:“你怎么知道走这边的?”
       “废话,那边你已经走了三次了!”
       气球一下子瘪了气,被刺客提在手里往前走。吴启一手拉着杜明一手拿着手机看导航,地方其实已经很近了,偏偏该转弯的时候不转弯,该直线的时候非要转弯,两人以目标地点为中心打了三个圈,现在终于有人站出来破了鬼打墙。站到夜宵店门口的时候杜明还泄着气,嘟嘟囔囔着说:“我都没和你说过,你怎么知道是这家的?”
       “太后告诉我的。”吴启扯了他一把,推门走了进去,“他怕我们明早都回不去。”
       “他就爱瞎操心。”
       “他要不瞎操心今晚我就炖了你当夜宵。”吴启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熟稔地用沪语和老板打了招呼拿过菜单。杜明解了围巾挂在椅背上,什么都还没看,先嚷嚷起来:“三黄鸡三黄鸡!这个先点着!”
       “你知道的还很清楚啊。”
       “不吃这个我还费那么大劲带你过来?”
       吴启扫完菜单,问他:“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想要的?”
       “随意吧,大晚上的吃太多不好。”
       “你也可以选择不吃看我吃。”刺客先生向来不会错过任何可以吐槽剑客公子的机会,他招招手示意点菜,接近零点的小店并没有什么服务员,老板走来的间隙,他冲对面的人笑了笑,“你什么时候认路能那么清楚,也不妄哥哥我带你费那么大劲过来了。”
       愣怔是片刻的事,等杜明回过神来,吴启已经点完了菜和老板随意地闲聊。老板是地道的S市人,听起来还是正宗本地的那一脉,口音里夹杂着几分晦涩古怪的软侬语调,杜明听着都有几分陌生,那两人倒是相谈甚欢的样子。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缓缓流淌,闷闷的,有些堵。他一个一阳指戳破了餐具的塑料包装纸,扯扯嘴角笑道:“你看起来比我还像S市的。”
       “发什么神经。”吴启扯了筷子的包装往茶杯上的那层塑料纸戳了个洞,“你路痴起来绝对是地道的本地人!”
       “啥?”
       “完美规避啊!”
       “你吃酱油去吧!”
       等鸡真上来了,酱油碟却被杜明自己抢了过去。吴启倒也不介意,往碗里倒了辣酱照样好汉一条。他不是S市人,当年选择轮回的训练营是因为家里在这儿有亲戚。理由和轮回队长的“离家近”微妙地相似,等他默不作声买了房乔迁时才请大家吃饭后,众人才觉察出,还是很不一样的。杜明那天吃得最猛,就像现在一人霸了大半盘鸡一样。吴启却不甚在意,嘴上说着小心噎死,下筷的动作明显比平时慢了好几拍。
       杜明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没有酱料吃什么三黄鸡。”
       酱油碟被推了过去,吴启还没反应过来,杜明已经转战盐水花生和糟卤毛豆,边吃着还嘀咕说来点黄酒就好了,却也没真的去点。他笑了,夹起一块鸡蘸了自己的辣酱放进了对方碗里:“来,尝尝我流的三黄鸡。”
       “这是什么鬼?!”
       “尝尝看。”
       那头态度坚决,杜明瘪瘪嘴,拨了拨碗里的染了红的白色肉块,还是吃了下去。他不太能吃辣,不过这种店里的所谓辣酱也没什么劲道,对他反倒刚刚好,吃完一块,有点上瘾了,一伸手就去拿了辣酱,抓住瓶子却又停住了。犹豫的时候,对面那只碗忽地往自己这里推了推:“你还是省省吧,要吃蘸我的。”
       他猛地啪一声拍了筷子。
       吴启被狠狠吓了一跳,杜明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盯着他的脸,慢慢开了口:“启啊,我失恋了。”
       “你不是失恋好多年了吗。”
       “这次不一样,这次是真的失恋了。”
       “和你的方向感?”
       “放屁!老子方向感好得很!”
       “那是和我?”
       杜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眸子很亮,瞳色很深。
       心跳莫名漏了一拍,吴启垂下眼,目光落在油光光白生生的鸡块上,笑笑:“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你再说一遍?”
       却是没有回应。
       “吴启,你倒是,再说一遍。”
       你是要听哪句呢?
       嘴唇动了动,没能组织出声。他没有抬头,自然也没看见杜明笑起来的样子,只能听见他又把先前的某句话重复了一遍,少了漫不经心,一字一句地,听起来有些一本正经:“嗯,我失恋了。”
       他随口应着:“我早知道了,你被唐柔拒绝那天还是我陪你喝的酒。”
       “你知道个屁。”杜明翻了个白眼,“我告你吴启,我就是烦你这个好像什么都知道,其实就是看导航的德行。”
       吴启愣了愣,杜明却没有再把话题进行下去的意思。他重新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辣酱蛮好吃的。”
       “哦。”
       “没有想象的那么辣嘛。”
       “嗯。”
       “我觉得试一下计划外的东西也不错。”
       “嗯。”
       “所以你为什么还不抬头看我?”
       事后回忆起来,吴启有点后悔那天没直接就着毛豆的酒香冲着杜明的嘴压下去,三黄鸡味的初吻听起来有些奇葩但足够印象深刻。那一瞬间他只顾得上想到底是哪里穿了帮,一句“你到底和谁失恋了”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
       当然怎么也没有想到,杜明的第一反应是低头看手机。
       “我靠!居然还差三分钟!”
       嘴被抿成一条线,自己大概已经不需要什么答案了。他喊了声埋单,付完钱后率先站了起来朝外走,走到门口,又站定,看着青年有些茫然地戴着围巾走过来,老板站在背后笑眯眯地冲他们道了声新年好,他也笑着回了祝福。杜明撞了撞他的手臂:“走那么急干吗?菜都没吃完。”
       “不是你说的晚上别吃太多?下次再来。”
       “下次哪里一样?”
       “虽然明天是全明星也别太过分了。”吴启说,“我们最后一次做主人,就算不是主角也得像样点吧?”
       外面还是太冷,少了白日里太阳的温暖,南方的湿冷简直可以要了人半条命。杜明恨不得把整张脸塞进围巾里,可依旧站在原地,莫名的固执。
       意识到没有再下一次全明星,还是亏得已退役的方明华的提醒,年轻的父亲抱着孩子感慨自己没有机会再和他们嘻嘻哈哈一次的时候,他们笑他就算去了行政部也是他们的太皇太后。他也扎在一堆人里浮夸地怪叫,思绪飘在第八赛季,全明星亮到晃眼的灯光下。
       距离那次全明星,已经过了多少年呢?
       第一次见到唐柔又是怎样的场景呢?
       那时候的他们,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回忆自带柔光,有很多转折从那时开始,细想起来所有细节都是不那么真切的模糊。姑娘漂亮的面容曾让自己心动,而今想起起不了半点波澜。反倒是那时队友的调侃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些亲热又不失分寸的揶揄,还有刺客大大的笑脸和平静无波的目光。夏休期失败的表白他记得,那一杯杯酒他也记得,就着那人貌似冷静的目光,什么时候在心里划下痕迹,他也记不清了。
       还真是个标标准准的刺客。
       杜明说:“喂,吴启。”
       见他站在街边不动,吴启也不动了,无奈地转身陪他吹冷风:“做什么?”
       “我还是喜欢来刚正面的事情,潜伏是刺客才干的事,我不干。”
       吴启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也没机会说话了。压在唇上的温度是温热的,一个发乎情止乎礼的吻,蜻蜓点水,分开后,他只觉得浑身都烫得厉害。
       从心脏的位置开始燃烧,点着了血管,烧到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之前就算你赢了,可我也没输!”
       他听见他说,声音刻意扬着,压在嗓子眼里,尾音带着抖。有那么一秒,吴启想把他压在墙上,狠狠亲吻,S市街口凛冽的寒风到底让他把剩下的话听完了。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和谁失恋了。”
       忍住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吴启拉过了他的手,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在他开口前先行打断了:“走吧,跨年了。”
       杜明被拉着走出好几步,灯光落成的雪地里映着两个交叠的影,融在一起,仿佛只是一个人。他低着头,轻轻笑了。
       “嗯。”
       是啊,已经是来年了。

—终—



评论(12)
热度(32)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